评论:
首页 > 文化 > 今日聚焦 > 正文

“天路”“电波”两舞剧获文华奖 作曲家杨帆讲述音乐创作历程

发布时间:2019-07-14 18:51:48  |   来源:中国网•东海资讯  |   作者:张学军 杨帆  |   责任编辑:DH012
前不久,第十六届文华奖揭晓,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舞剧《天路》荣获第十六届文华大奖,两部戏的曲作者都是同一个人——青年作曲家杨帆。

“天路”“电波”两舞剧获文华奖 作曲家杨帆讲述音乐创作历程

  中国网·东海资讯报道 前不久,第十六届文华奖揭晓,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舞剧《天路》荣获第十六届文华大奖,而其中的音乐形象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令人惊奇的是,两部戏的曲作者都是同一个人——青年作曲家杨帆。听杨帆的舞剧音乐,不像是为舞剧创作的伴奏音乐。如果说一部舞剧是一个华丽的视听盛宴,杨帆的音乐就是听觉的主角。杨帆表示,他为任何一部舞剧写音乐时都遵循着“主题先行”的创作原则,因为如果没有主题,音乐就会沦为配乐。

  音乐创作,主题决定一切

  “天路”和“电波”获奖是同时,但是音乐创作却是前后脚,“天路”在前,“电波”在后,期间相差只有一个月。杨帆说,他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出去玩儿了一趟。

“天路”“电波”两舞剧获文华奖 作曲家杨帆讲述音乐创作历程

  “没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状况,就在‘天路’即将完成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要写‘电波’了。要想创作,主题先行,这是我在学校里训练以及我的老师关峡先生给我养成的习惯,因为有了主题就有了魂、有了根、有了形象的种子,更加重要的是建立作曲家的主观思维。如果没有主题,音乐就会沦为配乐。”杨帆认为,当作曲家为舞台类的作品创作音乐的时候,如果音乐事先没有确立主题,突然间你想升华、你想悲伤、你想快乐,但是此刻会发现自己被捆住手脚,即便是通过技术手段达到目的了,你也会觉得很苍白。这种无力感,对于作曲家来说是最残酷的、最郁闷的事情。杨帆把这种状况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把你丢进四十度的水里面,不痛不痒,那种感觉很可怕。“天路”和“电波”的主题都花费了杨帆大量的时间,“天路”的时间更长,“从2017年底,我们从西藏采风回来,大剧院就要听我的主题。我的第一稿完成之后,他们说差点儿意思,不走心。重新创作第二稿,反复的揣摩直到2018年1月才确立主题。”

“天路”“电波”两舞剧获文华奖 作曲家杨帆讲述音乐创作历程

  两部戏全是“单一主题”

  “天路”和“电波”这两部舞剧虽然内容、音乐素材天差地别,但是杨帆透露,他在作曲的方法方式上追求的是同样的东西,就是单一主题,“在单一主题里通过乐句、通过动机进行性格变奏,这不仅是主题的性格变奏而是动机的性格变奏,这一点在‘天路’这部戏中更为明显。”杨帆称,他把这个主题分布在关键的几个地方,用不同的方式,有时候用人声,有时候用浪漫的双人舞,有时候是大提琴,有时候是用大乐队。“原先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学过主题变奏,其实也叫性格变奏,老师对我们说,你们一定要好好儿掌握这个技法。说实话,当初并没有把它当回事儿,我总认为这是做一个练习,还有一些炫技的意味在里面。后来,我慢慢儿明白了这个道理,特别是当我听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之后,才发现其中有很多都是按照这个方法去创作的。”

“天路”“电波”两舞剧获文华奖 作曲家杨帆讲述音乐创作历程

  “音乐要牵着戏走,要配合着舞蹈一起来,音乐就必须有魂儿。”杨帆说,“电波”即将开始排练的时候,剧组需要一段主题音乐。两位女编导韩真、周莉亚都是急性子,但是她们在等自己的主题的时候一点都不着急,而是静待他拿出她们需要的音乐主题,“那天,我录完音之后,把小样发给她们。当时她们就在上海歌舞团的那幢小洋楼里,身处老上海的那个特殊的环境里,她们都听哭了。好的舞蹈编导就是令人佩服,我的主题音乐发过去,没两天她们的舞蹈架构就拉完了。”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