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舆情 > 江苏舆情 > 正文

盱眙:大自然公司如此利用垃圾 或得不偿失

发布时间:2016-09-19 11:43:28  |   来源:国际在线  |   作者:周璇  |   责任编辑:DH008
近日,淮安盱眙县有居民反映,位于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古桑乡磨涧村的江苏大自然新材料有限公司大批量从外地运来“污泥”废料,露天堆放,散发出阵阵恶臭,已经对周围老板姓的正常生活

  近日,淮安盱眙县有居民反映,位于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古桑乡磨涧村的江苏大自然新材料有限公司大批量从外地运来“污泥”废料,露天堆放,散发出阵阵恶臭,已经对周围老板姓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很大影响。那么这家自称生产“新型节能、环保建筑材料”的公司为何一定要用散发着恶臭的“污泥”来作为生产原料呢?其在生产环保材料的同时,是否会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了污染?带着疑问,记者一行来到大自然公司进行实地采访。

  生产环保材料,原料臭气熏天

  据举报人反映,大自然公司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就一直从昆山一家污水处理厂合作,把其处理下来的污泥以300多元一吨的价格运到盱眙进行掩埋,地点就位于古桑乡磨涧村及其附近。“每天大概会有几百吨污染的污泥运到盱眙,一个月多少吨?一年赚了多少昧良心的钱?”举报人同时也提供了有害污泥用船运来盱眙及在当地掩埋的图片。

  记者于8月23日,前往大自然公司进行采访,在该公司,见到了公司总经理,据刘经理(总经理)介绍,公司主要业务是生产新型节能、环保建筑材料,“我们都有相关的合法的手续,环评手续都是齐全的,环保公安都有备案的。”刘经理和记者交流了几分钟后,便以公司有客到访为由,安排了一位姓杨的经理接待,随后杨经理带记者在厂内看了一圈。

  在参观的途中,记者发现该公司厂区内的一角,有一个大约几百平方米的池塘,塘上用塑料薄膜覆盖着,但依然散发出阵阵恶臭。记者询问杨经理,对方告知,“这是从昆山一家污水处理厂运来的污泥,主要是用来作为制造新型环保材料的,在这个污泥里,兑上我们当地的一种土,通过高温烧制,就会生产出新型的保温隔热材料‘陶粒’,这种产品的特点是强度大吸水性好,在水里都可以漂起来”。记者询问,“如果不用垃圾污泥勾兑,是不是就生产不出来这种产品?”杨经理称,确实如此。

  露天堆放“污泥”,对淮河水域造成威胁

  在实地走访中,记者还发现,大自然公司厂房围墙外的不远处就是淮河,那么公司的有害垃圾污泥是否会对附近的农田以及淮河水造成污染呢?对此,杨经理说,“公司当初应该在污泥上加盖一个顶,这样,下雨的时候,就不会有泄露了。”但是他又表示,“现在我们这个还是露天的,但是公司已经把厂房腾出来了,下面就会把这些污泥运到厂房里,杜绝污染,公司的地址离淮河还不算近,应该不会污染到淮河水。”另外他还告诉记者,“公司的环评都是有的,污泥化验也是合格的,相关材料公司没有,都在环保局和公安局那里”。

  临走时,杨经理还要了记者的邮箱,表示会在第二天给记者发来环评报告以及相关的合格手续。但截止发稿,记者并没有收到对方承诺的相关材料。

  环监部门监管不力,勒令整顿期间该公司依旧“我行我素”

  对于大自然公司表示环评手续齐备的情况,记者电话联系了盱眙县环保局计划科刘金良科长,他表示,“大自然公司环评手续都是齐全的,手续都有。”但对于企业的污染问题,刘科长称可以向环境监察部门进行咨询。

  大自然公司既然环评手续齐全,为什么记者在该公司采访时候,却看到污染泥土在露天随意堆放?并伴有很大的臭味?

  带着疑问,记者又电话采访了盱眙县环境监察局万局长,“大自然公司在2014年经过环保审批,同年10月22日经过‘三同时’验收,污泥的来源主要是江苏昆山市城市污水的污泥,经过检测,不含毒料,属于‘一般固废’。”万局长说,“我们局在2016年的7月接到投诉,我亲自在现场查看,污泥堆放场所没有按照规范进行储存,直接户外堆放,对环境空气确实有危害,没有做到防雨防尘防震,在2016年8月2日,局里责令大自然公司停产整顿,并罚款8万元”。对于记者反映大自然公司依然在正常生产的情况,万局长表示,盱眙县环境监察局目前并没有同意他们公司恢复生产。

  大自然公司负责人承认:生产违规

  记者于24日下午,拔通了大自然公司总经理的电话。刘经理称,公司的污泥是从昆山运过来的,属于“一般固废”,是没有污染的东西,但是,存放于外面,是违规的行为。存放时间久了,难免有臭味。公司已要搭建了厂房,将会把这些污泥集中存放起来。对于在整改期间依然生产,刘经理称,因为污泥存放时间越长,臭味越大,所以希望早点加工掉,并且,公司也不能长时间不生产,因为停产了亏损将会很大。

  大自然公司千里迢迢人从昆山市运来城市污泥,制作所谓的新型节能环保建筑材料“陶粒”,“陶粒”的环保功能目前还不得而知,但目前污泥给盱眙当地造成的污染却是真切的,从环境监察部门对该公司的处罚就可以看出端倪。政府吸引资金、引进项目造福当地,本来无可厚非,但如果就用牺牲当地的生态环境作为代价,那么还是值得斟酌商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