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美丽涟水 > 正文

涟水:创新机制给小微权力戴上“紧箍咒”

发布时间:2018-08-22 08:56:17  |   来源:新华日报  |   作者:王文斌 邵国威  |   责任编辑:许蓉
美丽涟水 “群众身边的‘蝇贪’,看似‘疥癣之疾’,实际是让群众如芒在背的民生之痛,最终伤害的是党的执政基础。比如,之前县纪委查处的经济开发区桃柳社区居委会村干部套取征地补偿

  梅雨时节刚过,八月的阳光依然灼热,惹人不适。

  “群众身边的‘蝇贪’,看似‘疥癣之疾’,实际是让群众如芒在背的民生之痛,最终伤害的是党的执政基础。比如,之前县纪委查处的经济开发区桃柳社区居委会村干部套取征地补偿款,造成恶劣影响。因此,一定要把‘小微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从严治‘蝇贪’,问责零容忍!”涟水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张超说。

  去年以来,为了让基层权力“小而不危”,涟水县将“阳光”直射村居,紧紧扭住村居干部这一主体,抓住规范权力运行这一核心,向村居违规用权“亮剑”,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村居“小微权力”运行监督机制。

  这缕“监督阳光”,让涟水百姓倍感舒适。

  权力“入笼”

  ——“口袋书”划定“红线图”

  “收入先进‘三资账’,支出必有原始票;报销超过五百元,‘两委’研究再进行;如遇违规通不过,敬请不要有怨言……”这是陈师镇尹荡村党总支书记尹明太将《涟水县村居权力运行制约监督办法》“口袋书”内容编成的“顺口溜”,在涟水基层广为流传。

  一直以来,涟水县收到的群众信访件中,多数涉及“小微权力”运行,被举报对象90%为村居“三大员”,扶贫领域、低保领域、环境整治领域……反映的情况五花八门。

  村居用权随意,信访多发,追根到底,就是在于村干部决策不民主、用权不公开、监督不到位。鉴于此,涟水县由县纪委牵头,组织农工、民政、扶贫等部门联合“会诊”, 按照系统化、流程化、精细化要求,梳理出村居“小微权力”清单、运行流程图和风险点,总计五大类20项,编印成“口袋书”,发放至全县373个行政村,基层干部人手一册。

  “‘口袋书’就是‘红线图’,什么事能办、怎么办,里面讲得很清楚,有什么不明白的,从口袋里拿出来翻看看就都清楚了。”尹明太说道。

  决策入档

  ——“阳光化”实现“可追溯”

  “2017年年底,黄营乡六堡村党总支书记陈柱刚与村会计姚玉道二人未履行招投标程序,私自将村集体资产租赁给他人,并将所得租金用于采购村部办公设备和杂支。经研究决定,给予陈柱刚、姚玉道党内警告处分。”这是今年6月涟水县查处的一起违纪案件,流程未公开、权力无监管、决策未留痕是导致此类案件的根本原因。

  对症下药,还需良方。涟水紧扣“民主决策、流程公开、过程留痕”这一原则,明确各项权力运行流程、廉政风险,要求村居权力事项的决策、办理过程不仅要上墙公示,“阳光”公开,还要造册建档,做到全程留痕、可追溯。这一举措,切实拉近了村干部与村民之间的距离。

  “在过去,办事看结果,过程凭良心,你说省钱了,村民要是不信,一点法子都没有。如今村里的每一项村务,从决策到操办,丁是丁卯是卯,全部公开,并且存档备查。这次村活动室铺地板、换房瓦,村民集体议,对外再招标。村民有了参与感,还省了3000元,大伙都高兴!”成集镇油坊村党总支书记韩自清说。

  数据显示,2017年以前,涟水县基层“五长”专项整治中,占全县党员干部总数不足5%的村居干部,涉及信访案件的人数却占全县的62%,案件总量占全县的46%,而自村居“小微权力”监督机制实施以来,全县涉及村(居)权力方面信访量出现明显下降,降幅达80%。

  监督“入轨”

  ——“交叉互查”打出“组合拳”

  为了防止被其他乡镇“挑刺”,6月的第一天,东胡集镇纪委书记王永就带队到全镇各村搞自查,压茬摸排了两遍,查出6个问题,逐一进行追责。“自查再仔细,到底是自己查自己,狠不下心!这不,交叉互查时,还是被高沟镇挑出了毛病,4名村干部被追责。”

  一直以来,涟水县纪委要求各部门、乡镇开展季度自查,县纪委开展提醒预警等监管措施,从而从源头上让监督“入轨”,但依然还会存在“灯下黑”的问题。

  为此,涟水县创新监督机制,打出县纪委领导“分片包干”,各乡镇、部门 “交叉互查”的组合拳。一方面,由县纪委常委对乡镇进行分片包干、认领“责任田”;另一方面,定期组织乡镇纪委书记、县直相关部门人员进行滚动式交叉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督促整改,并从严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同时,将村级权力制约监督工作作为乡镇、县直相关部门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年度考核的重要内容,考核结果不仅作为乡镇、职能部门评先评优的重要依据,还与村居干部评先评优和经济收入直接挂钩。

  “组合拳”显现出真功夫。去年以来,涟水县纪委常委班子分片督查的80多个村(居),有45个被查出问题;开展部门、乡镇交叉互查,目前已进行6次。

  主体“入责”

  ——“双查、倒查”倒逼“监管责”

  “村环境整治用工不经过村集体研究,也不公示就进行了。真没想到,这么低级的错误,他们也会犯。”说话的,是万圩村分片领导、灰墩办事处副主任张连超。事发后,涉事村干部被处以党内警告,张连超也因负有监管责任被县纪委监委打了“板子”。

  被“打板子”的还有红窑镇农经站长刘忠成。县纪委对村居权力组织开展交叉互查,发现红窑镇颜下庄存在小型工程建设未公示等问题。作为负责的农经站长,刘忠成被“请”到县纪委接受提醒谈话。

  “‘小微权力’运行,监督是系统工程,‘头痛医头’治标不治本,实践证明只有在督查常态化基础上,推行‘一案双查’‘责任倒查’,才能倒逼干部既扫‘门前雪’,又管‘瓦上霜’。”涟水县纪委副书记、县监委副主任徐锋说。

  今年以来,涟水县纪委对22个乡镇(园区)、53个村居进行巡查,虽然有4名乡镇党委书记、分管领导被约谈和问责,但全县村居干部违规用权被责任追究的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降幅超过75.2%。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