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法治 > 政法新闻 > 正文

命案多年未告破 警方从7枚烟头找到关键信息

发布时间:2017-05-06 11:16:07  |   来源:海南新闻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01
  原标题:命案积案多年未告破警方从7枚烟头找到关键信息  男子家中遭劫遇害,买凶杀人、里应外合等坊间传闻四起,而警方掌握的线索又非常

  原标题:命案积案多年未告破 警方从7枚烟头找到关键信息

  男子家中遭劫遇害,买凶杀人、里应外合等坊间传闻四起,而警方掌握的线索又非常有限,命案侦破陷入困境。18年后,广东省梅州警方终于在7枚烟头上找到关键信息。

  5月5日上午,梅州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公安机关侦破梅县区松口镇1999年“12?29”命案的情况进行了通报。记者从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梅州警方重启该案侦破工作以来,通过对当年提取物证开展大量检验工作,在DNA数据库中比中两名犯罪嫌疑人。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兵、刘某生均已落网,“12?29”命案得以告破。

  命案积案多年未告破

  1999年年底,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松口镇发生一起入室抢劫致人死亡案件。

  当年12月29日凌晨,一伙蒙面人闯入松口镇石盘村张某昌家中,捆绑张某昌及其家人手脚,对他们拳打脚踢,抢走人民币一万元、手机一台以及部分金银首饰。张某昌因窒息死亡。

  案发后,警方对现场进行封锁,展开现场勘验、调查走访等工作。刑事技术人员在中心现场发现一顶防寒头套,并提取了十枚指纹、掌纹。同时,民警经进一步勘查,在离中心现场150多米的外围现场发现丢弃的红梅牌香烟盒,还有在当地不多见的羊城牌香烟盒,提取了7枚新鲜烟头。

  从受害人的家人口中了解到,这伙蒙面人部分说普通话、部分说的好像是粤语,怀疑作案人员是外地人,可能是流窜作案。

  随后,民警对周边群众进行走访并到码头了解外来人口情况,但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因当时没有监控视频记录,也受到技术等客观因素的制约,侦破工作陷入困境。

  “张某昌是梅县松口的有钱人,居住的别墅在一众低矮旧房中显得尤为气派。”梅州市公安局梅县分局刑警大队民警介绍,此事成为当地街头巷议的话题,买凶杀人、里应外合等各种坊间传言四起,民警的破案压力很大。

  此后多年间,负责该案的办案民警虽换了好几拨,但面对社会的关注和死者家属的破案期盼,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查。从案卷看,仅2002年、2005年、2006年、2008年,警方就有多次问话记录,但均未能找到突破口。

  依托技术发现突破口

  随着梅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建立及刑事技术检验鉴定水平的提升,警方燃起了侦破该案的希望。

  2016年9月以来,梅州市公安局新一届党委高度重视命案积案攻坚工作。梅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陈俊钦要求,市、区两级公安机关要进一步加强对未破疑难案件特别是命案积案的侦破工作。为此,梅州市公安局会同梅县区分局对1999年“12?29”命案卷宗进行了重新梳理,利用现有技术检验当年提取的物证,寻找新的突破口。

  随即,检验技术员把目光瞄向了在离中心现场150多米外发现的几枚烟头。烟头虽是检出率相对较高的检材,但案发时间已过去近17年,并不确定是否有残留DNA。但DNA技术人员还是对烟头进行了反复实验。

  经过繁琐细致的检验比对,技术人员在7枚烟头中检出多个男性基因分型,其中两个基因分型在DNA数据库比中了李某兵和刘某生。

  但这几枚烟头与中心现场仍有一定距离,需要确证烟头与中心现场的关系,才能最终锁定嫌疑人。民警再次梳理现场物证,反复试验,发现中心现场提取的头套检材中的基因分型与其中一枚烟头检出的基因分型一致。

  这一结果说明在外围现场抽烟的一人可能戴头套到过现场或者说作案人员极有可能是聚集在外围现场抽烟的其中一人。

  DNA比对出嫌疑人

  专案组根据DNA比中前科人员的线索,对此案进行深挖细查,先后在广东省深圳市、四川省南充市、湖南省郴州市等地展开侦查工作。民警3次往返四川省南充市,于今年2月16日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兵。

  提取李某兵的血样检验后发现,其DNA分型与对应烟头的分型一致。为进一步印证,办案人员将李某兵的掌纹与案发中心现场提取的手印进行比对,结果两者吻合,由此确认李某兵是作案团伙成员之一。

  而同案人员刘某生因涉嫌抢劫案件于今年1月被广东省东莞市警方抓获。经检验,刘某生的DNA分型与对应烟头的分型一致。

  面对证据,李某兵、刘某生对当年伙同他人在梅县松口入室抢劫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了同案嫌疑人陈某华和绰号“春破皮”的男子。

  今年3月,办案民警到南充市营山县调查,发现案件关键人物陈某华因过度吸食毒品导致器官衰竭,已于2006年死亡。

  为此,警方经比对陈某华妻、儿的DNA,认定其与头套、烟头的基因分型符合亲生关系,即物证中的烟头、头套为陈某华所留。

  “瘾君子”盯上“有钱人”

  据落网的犯罪嫌疑人交代,案发前,曾在梅县松口务工的“春破皮”(在逃)发现张家比较富裕。“松口码头周边唯一一栋且远离其他民居的别墅就是张家,加上张家经营水泥生意,成为当地的有钱人。”办案民警介绍,“春破皮”遂与陈某华商量实施抢劫。

  之后,陈某华纠集李某兵、刘某生、“春破皮”,从深圳市赶到梅县松口。案发前一天晚上,嫌疑人躲在张家后面150米远的地方,抽烟并等待时机作案。29日零时左右,“春破皮”趁受害人一家休息时,沿水管爬入张家,打开大门让其他嫌疑人进入。嫌疑人一伙将受害人一家三口捆绑封嘴,抢劫作案后逃至深圳。

  据当年侦办该案的民警回忆,当时嫌疑人将张某一家三人分别控制于不同房间,嫌疑人逃离后,受害人张某昌的妻子古某挣脱绳索并解救了其女儿,接着跑出屋外呼救。当人们赶去解救张某昌时,张某昌已经窒息死亡。

  至此,这起18年的命案积案终于侦破。

  目前,案件的办理和追逃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安机关敦促在逃人员主动投案自首,并且希望知情群众积极提供在逃人员线索。

  邓新建 《法制与新闻》记者 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