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法治 > 执法动态 > 正文

江苏宜兴一矿山扬尘污染 监管部门相互“踢球”

发布时间:2017-08-02 11:11:42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黄勇  |   责任编辑:DH030
7月初,宜兴市张渚镇南坝村村民向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反映,自从江苏精诚山钙业有限公司去年取得村庄附近的“白云山白云洞宕口”开采权以来,开山放炮、破凿、装卸、运输等生产和装

  7月初,宜兴市张渚镇南坝村村民向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反映,自从江苏精诚山钙业有限公司去年取得村庄附近的“白云山白云洞宕口”开采权以来,开山放炮、破凿、装卸、运输等生产和装运环节,几乎都是扬尘污染源。

  7月8日,记者乘车前往白云洞宕口,途中不时驶过满载石块的重型卡车,道路已被压得坑坑洼洼、破烂不堪。站在宕口往下看,在长宽达数百米的凹坑里,3台凿岩机正将大石块破凿成脸盆大小的小石块。

  记者看到,该开采点离最近的南坝村民居仅300多米,与国家“矿区必须与居民点可视直线距离在500米以上”的相关规定不符。

  石场爆破的震动、 粉尘污染令南坝村村民不胜其扰。57岁的村民黄子光说,宕口放炮炸石巨响,家里像地震一样,心脏不好的人根本受不了。窗户一年到头根本不敢开,平常吃饭时更不敢开大门,因为只要有运矿车连续开过,桌上摆的饭菜就会沾上灰尘。“衣服洗好都在屋内阴干,或用塑料布罩着才敢在院内晾晒。”

  矿区防护距离内的民居为何不搬迁?黄子光无奈地表示:“我们去找过镇里,但镇政府说南坝村不搬。”

  江苏精诚山钙业有限公司主营建筑建材,生产冶金用石灰、化工石灰、加砌块石灰等产品。在厂区北侧,记者看到,运来的矿石堆成一座连绵百米的“石山”,黑色的遮尘布仅仅罩着一半“山体”,另一半没任何覆盖,风一吹,白色粉尘随风飘散。进入生产区,只见道路上积起厚厚的尘土,重型卡车虽然冲洗出厂,但一路上都在滴漏泥浆水。

  为何矿料遮一半、裸一半?公司张厂长解释说:“前几天下了雨,所以没全部盖起来。”然而,经常送建材的司机周师傅却告诉记者,矿料从未全覆盖过。

  在离该厂200多米的芙蓉村,村民李女士告诉记者:“工厂的石粉满天飞,家里的餐桌、房间一层灰。也有家里人在矿厂上班,只能忍着。”

  “张渚山区石灰石、大理石资源丰富,炸山炮响了几十年。我家离矿区3公里远,有时还能听到山里传出的炮声。”曾在矿里干过几年活的陈德军告诉记者,矿厂几乎24小时不停开矿生产,不出三五年,石山就能被采空。

  对于南坝村、芙蓉村部分村民遭受矿山粉尘污染问题,记者7月10日以村民名义,致电宜兴市环保局副局长徐建华。他说,自己在开会,让记者拨打该局信访办电话。听完记者反映的扬尘污染问题后,宜兴市环保局信访办几位工作人员商讨后明确表示:“矿石扬尘污染不归环保部门管,要找城管部门。”

  宜兴市城管局负责人却说:“城管部门不管扬尘,市里应该有个矿山办分管矿石扬尘污染,矿山办设在宜兴市国土局下面。”然而,宜兴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管理科长曹刚却表示,该局没有“矿山办”这个机构。2011年,宜兴市曾出台文件,明确规定矿石扬尘污染管控、整治由环保部门负责。

  记者随后又将该问题反映到无锡市12345服务热线,并留下手机号。截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收到热线回复。

  苏州科技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牟子平直言,“开山采矿是典型的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粗放型产业,修复宕口耗资巨大,经济账算下来其实得不偿失。”国家4A级风景区善卷洞就位于张渚镇境内,不知他们算没算过这笔生态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