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制售假减肥药案破获 查扣假减肥药3千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

发布时间:2017-07-18 08:04:12  |   来源:中国青年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30
【制售假减肥药案破获 查扣假减肥药3千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江苏丰县一个临河的农家院子里,散乱放着蛇皮袋、废纸箱和一些生活垃圾,屋内充满霉味,墙皮剥落,地面满是泥垢,机器布满

undefined

  【制售假减肥药案破获 查扣假减肥药3千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江苏丰县一个临河的农家院子里,散乱放着蛇皮袋、废纸箱和一些生活垃圾,屋内充满霉味,墙皮剥落,地面满是泥垢,机器布满灰尘。

  外人并不知道,这个脏乱环境中竟藏着一个黑作坊,生产宣称“德国进口”、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的假减肥药,销往全国20余省份。

  2017年1月11日,苏州警方在河北石家庄、江苏徐州、苏州三地同时收网,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捣毁了假减肥药的生产、包装、销售窝点,查扣“舒立轻”、“健之达”、“PRIMIUM美国燃脂素”等假减肥药30000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

  被抓时,犯罪嫌疑人正在制药、发货。

  苏州食药监部门大批量抽检发现,这些所谓的进口减肥药均是三无产品,为了能让消费者达到减肥效果,大量添加西布曲明,认定为假药。

  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召开“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首次以全网直播形式公布抓捕、查处视频还原“第一现场”。这也是国内第一起打假直播。

  苏州市办案警方指出,涉案人员反侦查能力极强,从生产、包装到销售,整个犯罪链条复杂,侦办和线下打击难度大,“打假需要社会共治,对制假售假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全社会要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90后幕后老板远程操控他人生产、销售

undefined

  【制售假减肥药案破获 查扣假减肥药3千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在日常风控中,通过大数据模型监测到一款名为“舒立轻”的产品宣称有减肥效果,经抽检,确认其中含有西布曲明,该线索转交到公安部,公安部督办并指定苏州警方侦办。案件由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和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联合侦办。

  警方查明,本案幕后老板吴凯(化名),1990年生,2013年大学毕业后曾在铁路系统工作。自觉“这样工作来钱太慢”,一年后在石家庄改做生意,后来与女友合伙开公司,销售化妆品和成人用品。

  2016年4月,通过女友的母亲,吴凯结识46岁的江苏徐州丰县农民钱昆(化名)。钱昆在县城开了个小饭店,经营状况一般。

  “发现微信朋友圈很多人在做减肥药生意,觉得是个赚钱的好项目,就拉着他决定干。”看守所中的吴凯对澎湃新闻表示,开始,他只是做转手生意,买来成品的胶囊、外包装、说明书,让钱昆包装好,转卖下家。

  没过多久,吴凯意识到自己生产假药才能获得更高的利润,最初考虑过开一家正规的药厂,但一来没资金二来怕竞争压力大,索性在钱昆农村老家里开个黑作坊。

  “我只去过那一次,清楚这里卫生消毒条件肯定不达标,但就是想赚钱,所以躲在幕后,远程操控钱某生产、包装、发货。”吴凯说。

  参与办理该案的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民警赵辰曦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吴凯本人供述和其手机上聊天记录均显示,他从匿名卖家处购买西布曲明和其他辅料和空胶囊壳,遥控指挥钱昆自行配比、生产胶囊,并找人制作包装盒、说明书、防伪标识,让他包装成为减肥药成品。随后通过吴凯掌握的下游买家和经销商,销往全国20余省。

  吴凯很明白,减肥药中起减肥作用的是添加物“西布曲明”。

  “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具有抑制食欲作用,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的副作用。”参与查办该案的苏州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

  2010年10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根据国家药品管理法,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按假药论处。

  “另外,我们也在查获的产品中检出酚酞成分。酚酞属刺激剂,用于慢性便秘。长期使用可损害肠神经系统,而且很可能是不可逆的。”苏州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称。

  审讯笔录显示,在买西布曲明时,曾有卖家问吴凯用来做什么。吴凯毫不避讳答:“做减肥药。”

  本人供述和聊天记录显示,吴凯均是在网上进行购买西布曲明,和这些卖家都没见过面,都未相互提供资质,“说白了相互之间保持默契,不多问,只是通过电话、微信、QQ联系,谈好就交易,也不签合同”。

  从一开始,吴凯就知道西布曲明是违禁添加物,“(西布曲明)就是因为“婷美”减肥药被禁的。”

  犯罪嫌疑人指认制造假药窝点现场,每次生产完一批次药品,他都要亲自试药,“就怕吃死人”。

  生产:亲自试药,就怕“吃死人”

  2016年9月,吴凯出5万元给钱昆买来胶囊机、混合机、抛光机、粉碎机,还买来做胶囊的原料,让他关门生产“舒立轻”。钱昆并没学习过如何生产胶囊,由机器厂家教他使用机器,很快就学会了。

  吴凯让钱昆全权负责假减肥药的生产,只是并未跟钱某讲减肥药成分,把藤黄果、医用辅料、西布曲明说成是“灰粉”“白粉辅料”“白粉主料”。

  “到底有没效,我其实心里也没底,就让他按照西布曲明供货商所说的减肥药原料配比来生产。”吴凯说,卖出去后,心理作用好的少数人吃了会瘦,绝大多数吃了毫无效果,“很多人怀疑是假药,纷纷退货。”

  之后,吴凯让钱昆逐步提高西布曲明的剂量,从最初的25毫克到40毫克,最后是50毫克。吴凯让钱昆每次生产一批次就试吃一颗,直到出现口干口渴、无食欲等症状,再卖出去,“担心加多了吃死人就麻烦。”

  “他说正常是口干、肚胀就行,如果呕吐就不行。有的人吃了之后会有头皮发麻,失眠、想吐,如果想吐就是不能吃,会有过敏反应。基本上我自己都试一粒,告诉他效果,他说可以发货才发。”在看所中,钱昆对澎湃新闻说到。

  通过半年时间,吴凯摸索出一条快速的“赚钱路径”——在网上订购减肥药的医用辅料、西布曲明等原料和外包装、说明书等,把这些货寄给钱昆,然后由钱按照一定的比例把西布曲明、医用辅料混合后装进胶囊,再进行包装,发货。

  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初的时候,吴凯和钱昆又生产了一款叫“百秀纤”的减肥药。其实就是由钱昆把破损的“健之达”胶囊抠出来,装进“百秀纤”的瓶子里,然后再包装后进行销售。

  “这三种减肥药都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名称,说明书、防伪标记等都是他弄出来的,我知道这是不好的,他就说查到罚点款,会挡下来,我就想着赚钱,没有多想其他后果,跟着他干了。”钱昆说。

  这三种胶囊生产后,吴凯卖给下游经销商的价格分别是,“舒立轻”一瓶25元,“健之达”一盒35元,“百秀纤”一瓶52元。而吴凯给钱昆的工价是,“舒立轻”一瓶1元,“健之达”一盒五毛钱,百秀纤一瓶三毛钱。

  “减肥药是用来减肥的,生产销售的这些舒立轻、健之达这些减肥药,我都跟客户讲是一天吃一粒,我也不知道这些减肥药到底对人体有什么影响。”吴凯说,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会提醒消费者,“身体有心、肝、肾方面疾病的人是不建议吃的,女同志月经、怀孕、哺乳期间是不能吃的,18岁以下的儿童也是不能吃的。”

  江苏丰县一个临河的农家院子里,散乱放着蛇皮袋、废纸箱和一些生活垃圾,屋内充满霉味,墙皮剥落,地面满是泥垢,机器布满灰尘。

  外人并不知道,这个脏乱环境中竟藏着一个黑作坊,生产宣称“德国进口”、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的假减肥药,销往全国20余省份。

  2017年1月11日,苏州警方在河北石家庄、江苏徐州、苏州三地同时收网,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十余人,捣毁了假减肥药的生产、包装、销售窝点,查扣“舒立轻”、“健之达”、“PRIMIUM美国燃脂素”等假减肥药30000余盒,半成品原料1.5吨。

  被抓时,犯罪嫌疑人正在制药、发货。

  苏州食药监部门大批量抽检发现,这些所谓的进口减肥药均是三无产品,为了能让消费者达到减肥效果,大量添加西布曲明,认定为假药。

  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召开“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首次以全网直播形式公布抓捕、查处视频还原“第一现场”。这也是国内第一起打假直播。

  苏州市办案警方指出,涉案人员反侦查能力极强,从生产、包装到销售,整个犯罪链条复杂,侦办和线下打击难度大,“打假需要社会共治,对制假售假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全社会要像抓酒驾一样打假。”

  90后幕后老板远程操控他人生产、销售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在日常风控中,通过大数据模型监测到一款名为“舒立轻”的产品宣称有减肥效果,经抽检,确认其中含有西布曲明,该线索转交到公安部,公安部督办并指定苏州警方侦办。案件由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和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联合侦办。

  警方查明,本案幕后老板吴凯(化名),1990年生,2013年大学毕业后曾在铁路系统工作。自觉“这样工作来钱太慢”,一年后在石家庄改做生意,后来与女友合伙开公司,销售化妆品和成人用品。

  2016年4月,通过女友的母亲,吴凯结识46岁的江苏徐州丰县农民钱昆(化名)。钱昆在县城开了个小饭店,经营状况一般。

  “发现微信朋友圈很多人在做减肥药生意,觉得是个赚钱的好项目,就拉着他决定干。”看守所中的吴凯对澎湃新闻表示,开始,他只是做转手生意,买来成品的胶囊、外包装、说明书,让钱昆包装好,转卖下家。

  没过多久,吴凯意识到自己生产假药才能获得更高的利润,最初考虑过开一家正规的药厂,但一来没资金二来怕竞争压力大,索性在钱昆农村老家里开个黑作坊。

  “我只去过那一次,清楚这里卫生消毒条件肯定不达标,但就是想赚钱,所以躲在幕后,远程操控钱某生产、包装、发货。”吴凯说。

  参与办理该案的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民警赵辰曦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吴凯本人供述和其手机上聊天记录均显示,他从匿名卖家处购买西布曲明和其他辅料和空胶囊壳,遥控指挥钱昆自行配比、生产胶囊,并找人制作包装盒、说明书、防伪标识,让他包装成为减肥药成品。随后通过吴凯掌握的下游买家和经销商,销往全国20余省。

  吴凯很明白,减肥药中起减肥作用的是添加物“西布曲明”。

  “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具有抑制食欲作用,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的副作用。”参与查办该案的苏州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

  2010年10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根据国家药品管理法,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按假药论处。

  “另外,我们也在查获的产品中检出酚酞成分。酚酞属刺激剂,用于慢性便秘。长期使用可损害肠神经系统,而且很可能是不可逆的。”苏州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称。

  审讯笔录显示,在买西布曲明时,曾有卖家问吴凯用来做什么。吴凯毫不避讳答:“做减肥药。”

  本人供述和聊天记录显示,吴凯均是在网上进行购买西布曲明,和这些卖家都没见过面,都未相互提供资质,“说白了相互之间保持默契,不多问,只是通过电话、微信、QQ联系,谈好就交易,也不签合同”。

  从一开始,吴凯就知道西布曲明是违禁添加物,“(西布曲明)就是因为“婷美”减肥药被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