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新闻 > 食品 > 正文

猪年未至先跌一跤 安井食品单日蒸发近6亿更多疑点待解

发布时间:2019-01-24 17:56:58  |   来源:中国经济网  |   作者:王彦强  |   责任编辑:DH012
当天,安井食品以跌停亮相最终报收36.07元/股,下跌7.13%。尽管此后两日股价略有反弹,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这只市值不足79亿人民币的股票,目前还是少沾为妙。

  如果之前还揣着食品行业是受经济转型影响最小的想法,又或者考虑到农历己亥猪年即将临近,顺手买入了安井食品(603345.SH),那么1月21日,你就会在早盘经历“关灯吃面”的惊魂时刻。

  当天,安井食品以跌停亮相最终报收36.07元/股,下跌7.13%。尽管此后两日股价略有反弹,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这只市值不足79亿人民币的股票,目前还是少沾为妙。

  原因很简单:猪瘟。

  1月21日晚间,安井食品发布公告称,甘肃省庆城在对非洲猪瘟疫情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公司全资子公司泰州安井生产的批次为2018112450T的撒尿肉丸,疑似非洲猪瘟病毒核酸呈阳性。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安井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2月,主要从事火锅料制品(以速冻鱼糜制品、速冻肉制品为主)和速冻面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而此次出事的泰州安井食品有限公司是安井食品全资控股子公司,投资金额总计3.6亿元,为安井食品8家子公司中投资金额最高者。

  据悉,泰州安井2017年度生产撒尿肉丸0.9万吨,约占安井食品当年全部产量的2.56%。

  值得注意的是,在安井食品发布公告之前,市面上关于安井旗下子公司所产撒尿肉丸疑似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的消息早已流传。

  自2018年8月1日辽宁省沈北新区五五村首次发现疑似非猪瘟疫情并于两日后被中国农业农村部正式确认,截至11月17日,已有16个省份三个直辖市爆出发现该种诞生于98年前并在1957年首次传出非洲的猪瘟病毒。由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国–––占世界产量的一半,这种迄今尚未发明可供预防和治疗疫苗的家畜病毒,具有强大的破坏力。

  事实上,安井食品并非首个“中招者”。自2018年8月15日至11月1日,作为中国本土最大肉类加工企业的双汇发展(000895.SZ)的市值一度蒸发105.59亿元,这已相当于1.34个安井食品。

  只是,相对于家大业大护城河宽阔的双汇,来自福建厦门的安井食品显然对这种不可抗力缺乏更好的抵御手段。

  猪瘟阴霾发酵

  早在1月19日上午,甘肃会宁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紧急召开的全县非洲猪瘟防控工作会议上,就对“安井”牌撒尿肉丸进行了紧急排查和处置工作的安排部署。

  问题是,安井食品直至21日股价闪崩当晚才发布公告提示风险。尽管中间隔了两个周末休市日,但多位资深投资者向《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上市公司有刻意护盘嫌疑”。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以安井食品2018年7月17日近一年内的最高点44.99元/股为基准来看,截至2019年1月18日收盘(猪瘟事件前一个交易日),该公司跌幅合计10.13%,而同期板块跌幅达13.77%。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如果去掉44.99元/股这一年内最高价,该公司近半年的走势维持在支撑32元/股一线附近和压力40元/股一线,做区间震荡。

  1月21日当天,伴随着股价大幅下跌,安井食品全天成交3.25亿元,这也是自2017年6月以来该公司的最大单日成交额。

  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卖出前五名合计占比达47.87%,约1.55亿元,其中4家是机构专用,合计超1.35亿元。颇有意味的是,在买入前五名中,也有4家来自机构,4家合计买入约8000余万元。

  回顾安井食品过去半年的交投情况,日成交量普遍集中在数千万元上下,个别交易日甚至不足2000万元。若仅从1月21日机构的抛售量来看,市场短期内恐难以消化。有市场人士表示,不排除机构对倒的可能。

  高管密集抛售

  安井食品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最大股东是新疆国力民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国力民生),持股比例为43.14%。而实控人则为章高路。

  《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章高路不仅是安井食品的实控人,同时还是航天发展(000547.SZ)(原名闽福发A)的实控人。截至2019年1月23日,后者市值为141.14亿元。

  持股航天发展期间,章氏曾于2007年因信批违规两次受到深交所批评处分,且处分理由均是“信息披露不及时”。2011年,章高路又因大股东违规减持事项引咎辞去该公司董秘一职,同时被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另外,须要引起注意的还有董高监的密集减持。

  安井食品于2017年2月22日上市,然而自去年5月以来,以安井食品公司现任董事长刘鸣鸣为首的一众高管便开始密集减持。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22日,刘鸣鸣累计减持27次,减持金额近3亿元。减持后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1.07%。同时,其他高管亦有不同程度减持。

  此外,身为大股东的国力民生抛售可转债的行为亦值得警惕。

  据安井食品公告显示,2018年9月21日,安井食品接到控股股东国力民生通知,截至2018年9月21日收盘时,后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安井转债5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

  截至2019年1月22日,安井转债收盘价为108元,高于发行价,转股价为35.46元,低于安井食品1月22日收盘时的36.18元。

  随着股价闪崩,安井转债当天同步放量大跌4.15%。国力民生剩余转债是否会继续清仓,目前尚不可知。

  关于此次疑似猪瘟事件,安井食品在公告中表示,公司不属养殖、屠宰类行业,为生产加工型企业,公司所处行业对非洲猪瘟检测能力存在不足,即便猪产品原料的采购全部来自非疫区且索证齐全,也可能存在原料已被污染的情况。

  或许所言非虚。不过,投资者的心态却未必那么容易平复。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