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美丽灌南 > 正文

江苏灌南棚改惠民:早签不吃亏 迟搬难讨巧

发布时间:2018-09-18 08:23:36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闫峰  |   责任编辑:许蓉
在低矮潮湿且环境脏乱差的家属宿舍区里住了30多年后,60多岁的退休工人陈如云搬进了一处88平米的二层楼房,这里离当地医院和农贸市场都很近。买房的钱,来自棚户区改造中原来那套不足70

  在低矮潮湿且环境脏乱差的家属宿舍区里住了30多年后,60多岁的退休工人陈如云搬进了一处88平米的二层楼房,这里离当地医院和农贸市场都很近。买房的钱,来自棚户区改造中原来那套不足70平米房子的征收补偿金,“买房加装修外带着还买了一个8平米的自行车库,拆迁补偿款还略有节余。”

  以市场价格征收,用货币方式安置,着眼于实现民生改善、经济发展、城市变样的多赢格局。灌南县委书记李振峰认为,棚改是群众期盼的好事,既要有力度更要有温度,在不突破政策框架的前提下,对群众的合理诉求要及时回应、全力解决。于是,当地在棚改推进过程中,对原有房屋面积太小的群众,帮助申请经济适用房或廉租房;对搬家有困难的群众,主动帮助联系车辆;对生活有困难的群众,通过临时救济、社会救助等方式解决。

  2016年启动棚改至今,灌南县凭着“公开公平公正、合情合理合法、依法依规依纪”这个18字准则推进阳光征收,累计完成1.2万户、近300万平米的棚户区改造,创出了拆迁面积大、工作周期短、社会矛盾少的棚改灌南模式。不久前,连云港市组织专家到灌南调研,文章如此置评:灌南县棚户区改造之所以能够顺利推进,关键就在于抓住了惠民利民这个根本点。

  阳光征收,不让老实人吃亏

  建县60年的灌南地处苏北,发展基础相对薄弱,城市建设欠账较多,棚户区、老旧厂区和城中村大量存在,实施棚改前全县有73个地块、近500万平米房屋需要改造,涉及2.1万户居民,占到县城居民的36.75%。

  “院子里没有卫生间,附近两个公厕脏得不得了,有时候脚都插不进去。”陈如云原来住的灌南县食品公司家属区,建于上世纪60年代,是单位的宿舍房改后转为个人房屋。布局凌乱、环境脏差、管道堵塞、生活配套设施滞后,诸多问题让她早就想搬离换个生活环境,“主要就是苦于没有钱买新房,老房子又没人买,即便有人买也是当仓库放东西用,也卖不了几个钱。”

  这个地块的棚户区改造启动后,陈如云把征收政策翻来覆去琢磨了三天,到了第四天就第一个在征收协议上签了字。她说,拆迁敢带头,是出于“对政府一碗水端平有信心”,“早拆晚拆标准一个样,早拆还有奖励,也好早点儿安置。”事实证明,陈如云家早签字并没有吃亏,“那个自行车库的钱,就是早拆领到的奖励钱买的。”

  过去一说到拆迁,往往存在相互攀比、漫天要价现象,造成矛盾重重,工作难以推动。为此,灌南县力求在“公开公平公正”上下功夫,坚持政策依据公开、征收决定公开、补偿安置方案公开、工作流程公开、补偿标准公开、评估结果公开、奖励政策公开、特殊困难救助公开、征收协议公开、补偿款支付公开“十公开”原则;同时请被征收群众推举代表参与,全程监督征收过程,以公开促公平,以公平促公正,从源头堵住漏洞,真正做到一个政策一以贯之坚持、一个标准一步到位执行、一方群众一视同仁对待,打消群众“早签会吃亏、迟签会讨巧”的思想。

  记者了解到,灌南县结合当地实际,选择更加便捷快速的货币化安置方案,缩短群众等待周期尽快搬进新居,加快房地产存量销售稳定市场秩序,实现政府与群众、当前与长远、速度与质量的有机统一,也创造了“半月一地块、一月一片区”的“灌南速度”。在财力保障上,该县积极与国家、省市金融部门沟通对接,累计争取到国开行、江苏银行等棚改项目资金50多亿元。

  想方设法,破解“天下第一难”

  “某种意义上,房屋征收是‘天下第一难’的工作。”灌南县房屋征收局局长张帆深有感触地说,这项工作既要兼顾公平、正义与效率的尺度,同时还要把握好政策、情感与法制的力度。

  征收难,难在“钉子户”。事实上张帆很不愿意使用“钉子户”这个称谓,“每个人都有表达诉求的权利,当然,前提是所提诉求合情合理也合法。”

  王晓霞一家原来是船民,上岸后夫妻二人带着两个儿子居住在一间不足30平米的房子里,以前孩子小,全家四口挤挤还勉强能过得去,但随着两个儿子逐渐长大成人,王晓霞只得花钱买来两个集装箱,改装后让两个儿子住在里面,一家人的生活困难可想而知。

  纳入棚改范围后,按照现行的征收补偿标准,王晓霞一家也只能拿到20万元的征收补偿款,以灌南县商品房4300元/平米的成交均价来算,只能买到一套不足50平米的房子。王晓霞提出希望能得到两套安置房,哪怕面积小一点,两个儿子一人一套这样就有了成家的条件。而客观情况是,即便是所有能补偿的项目全部按照上限执行,再加上地方政府针对特困群体设的一些补助条款,王晓霞的要求仍无法得到满足,由此成了“钉子户”。

  这样的“钉子户”怎么解决?“在不违背政策的前提下,我们通过特殊渠道施以救助,目前虽然协议还没签,但基本已经达成一致了。”张帆说,要让这样的特困征收户不成为“钉子户”,如何做到合情合理合法的阳光征收并体现棚改惠民的原则,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

  另外一类“钉子户”则多持着“能多要一点是一点”的心理,甚至无理取闹赖着不走。陈某便是其中之一,其被征收的土地及房屋经过评估后核定为280多万元,在已经签完征收补偿协议后又两次反悔,将价款提高到330万元,提出包括“行动不便需要特护费用”等在内的各种理由,多要50万元,没有达到目的便不腾房。张帆说其实最头疼的就是这类“钉子户”,除了反复不断地讲政策说道理之外,他们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真到各种方法用尽而依然不行的时候,最后只能走司法程序,由法院裁定进行拆除。”

  “棚改要算大账。”李振峰说,通过棚改,老百姓能够改善生活条件,政府层面能增加社会财富、地方财税收入和土地指标,就不能与民争利,要把各项政策用足用好,让拆迁户充分得到实惠。棚改户王立琴住在原日杂公司家属区,多年前公司经营不善破产,欠下王立琴1万多元工资,这让她在拆迁中耿耿于怀,迟迟不愿签字。工作人员协调用集体拆迁款偿还了王立琴的工资,同时也顺带解决了她的社保问题。王立琴的工作便顺利做通了。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