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财经 > 财经新闻 > 正文

保千里60倍增值背后:上市前作假 上市后讲故事

发布时间:2017-07-17 16:53:10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11
深圳是科创企业聚集地,南山区又是深圳科创企业扎堆的地方。除了最著名的腾讯,中兴通讯等高科技巨头之外,包括大疆无人机还有大族激光等等一些智能硬件厂商都会把总部设置在南山区,

  深圳是科创企业聚集地,南山区又是深圳科创企业扎堆的地方。除了最著名的腾讯,中兴通讯等高科技巨头之外,包括大疆无人机还有大族激光等等一些智能硬件厂商都会把总部设置在南山区,所以南山也被很多人称之为中国硅谷。

  说起这科创企业,大家心里都会油然而生一种业界大神的感觉,就好像这群人脑子里都是电子芯片,整天聊的都是黑科技。可是,不论富有科技含量,企业都不能免俗,他们无法回避对一个问题的讨论,那就是钱和估值。

  上市公司保千里也是一家位于深圳南山的企业,2014年年初的时候,还没实现上市的保千里在投融圈儿的估值只有5.3个亿。而在三年后,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达到300亿了,而这些种种,都是保千里的卓越的财技所带来的。

  “虚高”的30亿借壳

  保千里的前身叫做中达股份,主营业务是做塑料包装的。和许多被借壳的上市公司一样,中达股份也是因为主营业务陷入困顿,最后才沦为壳股的。大家一定都知道2008年开始的禁塑令吧~中达股份业绩开始无力支撑就是从禁塑令那几年开始的,不过最终中达沦落为ST股并且濒临退市,还是因为这家人呐,做了太多的体系内外债务担保,最终才沦落到变卖资产的田地。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达股份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上过福布斯的江阴企业家张国平,曾经操盘两家上市公司,其中中达卖给了保千里,还有一家江苏申龙,后来卖给了海润光伏,这些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说。

  借壳中达股份上市之前,保千里的主营业务是做汽车夜视系统。在上市之前,这家公司的净资产只有2.61亿。可是在2014年6月宣布借壳中达股份的案子中,保千里的估值竟然一下子涨到了30亿。而就在借壳消息公布的4个月前,保千里的在一笔部分股权交易中的估值才只有5.3个亿。

  直到最近,证监会公布了一项处罚决定,才让我们恍然大悟,这保千里2014年至2015年的重组中,提供了九份内容虚假的协议,导致其收购资产评估值虚增了2.74亿元,上市公司为此支付股份1.29亿股。证监会决定,对保千里、庄敏等人警告,并罚款共计235万元。可是,保千里目前市值仍然高达300亿元以上,相关股东更是从中获益数十亿元,这违法成本实在有点低。

  2015年1月,保千里借壳获得证监会的无条件过审,2015年5月则正式由中达股份改名保千里,整个借壳的过程算走完了,但资本运作并没有结束。过了四个月,保千里启动了一轮20亿的定增,说是要布局所谓“智能硬件生态圈”。

  “智能硬件生态圈”究竟是啥?很有意思啊,我们不妨看一下。保千里在2016年年底发布了一款”达令VR手机”,说是这个手机可以拍VR小电影啊,售价是3980,哎呀高端机呢,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有,反正我是没见过。

  还有一个,家用机器人小宝,湖南卫视主持人吴昕为他站过台。保千里把它叫做“平台型智能机器人+”,功能是借助互联网内容运营进行场景延伸,最终实现应景营销,缔造百行百业智能全营销平台,反正我是没看出来这和机器人有什么关系,当然样子还是很呆萌的。

  除此之外,保千里做过很多的布局,比如借助收购布局新能源汽车,借助收购布局智能教育等等。如果股龄稍微长一点都知道,机器人,新能源车,在线教育还有VR,当时都曾经成为过A股的重点炒作概念,这么说起来,保千里也算是一个故事大王吧。

  话说回来,保千里的借壳中,洗壳,出售资产负债都做的非常彻底,甚至连所有中达股份的员工也一并移出。而正是如此纯粹的借壳,才能让我们欣赏到一家公司借助上市完成60倍资本增值的整个过程。

  洗壳任元林

  在保千里借壳上市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一位在上一集新梅股权之争中提到过一位大佬。那就是扬子江系的掌舵人,民营船王任元林了。2013年4月,中达股份正式进入重整。2013年11月,江阴市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被确定为中达股份破产重整的重整方。这金凤凰是2013年1月刚刚成立的公司,前股东是泰兴市力元投资公司,而这个力元投资就是任元林持股7成的一个股权运作平台。

  那么任元林是怎么完成洗壳的呢?所谓洗壳,一般来说就是清偿债务。中达股份当时需要重整的债务达到9.28亿,金凤凰负责把这些债务的清偿责任分派到几个出资人头上,然后再对这些出资人定向发行上市公司股份作为交换。在这个过程中,包括任元林在内的四个出资人累计获得了1.4亿股的股份补偿。

  而在保千里借壳完成之后,金凤凰和任元林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减持。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一季度,任元林一下子减持了7成的保千里股票。咱们算一下,任元林当初洗壳时的投入成本相当于每股6块多,如今保千里跌跌不休~股价依然在13元左右,任元林赚头有多大砸门不言自明。

  这船王,可是深谙经商之道啊,船就是用来渡人的,渡人呢,同时就是渡已。任元林在做船业大佬之余,资本市场上更是以渡壳闻名,除了中达股份,人还接手过霞客环保和中泰桥梁两只壳股,并频频为这几只寻找重组良机,巧合的是,霞客环保和中泰桥梁都是江阴本地股,这中达股份的控股股东申达集团恰好也是江阴本地企业,所以你如果是江阴本地企业想做资本运作的,找船王任元林就对了。

  风口的代价

  秀财技无非是图个一时市值爽快。上市公司做多产品线布局的,结局似乎都不怎么好,好比乐视啦,暴风集团等等,现金流就是生命线。如今的保千里,似乎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

  保千里2017年的一季度财报显示,保千里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7成,但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7.7个亿,同比减少了791.26%。而且这个现金流量并没有反映在企业存货之中。

  那么为什么现金流量净流出那么多呢?有人猜,是因为保千里针对上游企业预付款太多造成的,由于保千里追风口行业追的太紧,而风口行业上游货源紧俏,商家都比较牛气。毕竟保千里在做的事儿,都是BAT在做的。就像当年美国的淘金热,真正富起来的都是卖铲子,卖水和开旅馆的。

  这种现金流比较紧张的公司,一般老板也都会用股权质押给公司融资。我们查了一下,不出意外啊,持股超过35%的大老板庄敏,现在的股权质押比例是95%。 而且,6月份,保千里还出了一份公告,说是对子公司提供了近34亿的质押额度,实际贷款发生25.4亿,这对于一家净资产不到50亿的非金融企业来说,可算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有意思的是,去年12月28日,证监会给保千里打了一张传单,说保千里信息披露违规而自从证监会打了传单之后,除了民生证券更新研报之外,没有一家券商再出过保千里的研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