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旅游 > 行走天下 > 正文

伴奖行(随笔)

发布时间:2021-03-10 10:04:25  |   来源:中国网•东海资讯  |   作者:沙剑波  |   责任编辑:DH020
从四川回来再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小酒馆门前,他下车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作业呢?同学。同学,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多么久远而亲切的称呼。顾名思义,同学,同师受业或者同一个学校学

  从四川回来再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小酒馆门前,他下车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作业呢?同学。

  同学,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多么久远而亲切的称呼。顾名思义,同学,同师受业或者同一个学校学习的人,而我与他既不同龄也没同过校。他是博士,而我,充其量知识水平还不如现在的小学。他这样的叫我,也许是缘自那次远行。

  我无言以对,心里想写的东西很多,当然也包括那次远行。也许是浮躁,是懒,才导致了我一直没有落笔。

  我之所以落下伴奖行这样的文字,也是源自那次远行。认识他二十多年,他从普通职员到担任各种领导职务,可谓一步一个脚印,一个比一个更加精彩。他不仅有非凡的领导能力,而且还有着卓越的专业聪慧才智。

  那天,突然接到他的来电,他问,在干吗?忙吗?

  我说,在家病休呢。腰疼病犯了。不忙,闲着呢。

  他又问,成都你去过了吗?那边正好有我认识的老中医,你要是身体能行的话。

  我说,那太好了。我能行。

  这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第二天中午,司机就将车开到了家门口接我。说来还真是奇怪,至此,我竟然什么也没问,没问一起同行的有几个?也没问去几天?去干嘛?需要带多少钱?更没问是坐飞机,还是坐火车?我似乎成了甩手掌柜,这是我出门从来没有过的,不是我没想过问,是因为这是他的提议,我不便问是一个原因,更因为我特信任他。我只是去了趟银行,取了些现金,带上身份证、银行卡和一点衣物而已,我想,与他在一起,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值得的,也是我很乐意的。可结果还是让我意外,内心难安,他没让我花一分钱。每当吃住我要付钱时,都被他制止了,我知道他的脾气,再争不仅徒劳,还会伤了他。

  待车停到他的楼下接他时,我才问司机,这是去坐火车,还是坐飞机?他说,开车去。

  妈呀,那可是一千八百多公里呀,此前我去过新疆,领略过长时坐车的滋味。我不禁心里暗暗发怵。

  客随主便,哪有我胡思乱想的份儿。我接着问,这次去有几个人?司机说,连他一起4 人。我又问,他一般坐在什么位置?司机说,他一般坐驾驶座后面。于是,我只能在副驾驶和与他并排的位置选择。到底我该坐在什么地方合适呢?哈哈,不用我选,另一个同行的领导到了,他一来就选择了副驾驶的位置。没出我的预料之外,也是我认识多年的一位领导朋友,我们相互打了声招呼,握了手,我也就顺理成章坐在了副驾驶座的后面,与他并排而坐,感觉这样的安排这是何等的荣耀。

  最后接上他后,他觉察到了我的疑虑,说,放心吧,不会累着你的。事后,我从同行的人口中得知,为了此行,他为了我,更改了出发时间,并周密详细安排了路线、景点、包括吃住,同时,在车上还备下了许多吃的东西,有面包、水果、瓜子等,可谓一应俱全。在这四人中,数我的年龄最大,身体也不怎么好,他们处处想着我,方方面面安排得都很周到。就连车子,安排的也是一辆崭新的商务车,宽松而舒适。使我很过意不去,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这次远行,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了许多的唯一。第一次与他们同行,第一次同坐一车,第一次坐车跑这么远,第一次去成都,当然也是第一次领略沿途的风景。湖北恩施大峡谷,土司城,土家女儿城,成都宽窄巷,都江堰,映秀镇地震遗址,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这是一个非常愉快的行程,也是我一生值得铭记的一段情愫。一路上,我们谈笑风声,说起来还真有些惭愧,结识陈永峰,也是缘自这次远行。他来自东北,虽然他告诉我来到金坛已生活了十多年,但从他开口与我说话,我便知他的出处,他有着浓重的东北口音,因为我也在东北生活过几年。在车上掌握着我们生死大权的他,开始我一直尊称他为司长,那个领导朋友听了不愿意了,说,他可不是什么专职司机,他有自己的公司,是老总,这是专门请来为我们开车的。哈哈,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原来也是老总。这位小陈总,很不简单,小小年纪就跑了中国许多地方,他不仅见识广,做起事来脑袋还很灵光,敏捷有序,有板有眼,深得大家喜欢。

  车子进入湖北地界,首站恩施,还真的让我刮目相看。虽然我到过全国几十个地方,但没有想到,湖北竟还有比我们江南美的地方,恩施大峡谷。尽管当天阴雨绵绵,坐索道来到山顶,似乎什么也没看清,但我能从图片中感觉到壮观和美。有百里绝壁、千丈瀑布、原始森林、远古村寨等,来到“南天平台”,俯瞰麦李村,雪照河(清江源头之一)能远望独笋峰,更令人驻足不前;恩施土司城,直叫人流连忘返,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是古迹与建筑类园林景观与民俗风景于一体的化身,是全国唯一一座规模最大,工程最宏伟,风格最独特,景观最倩丽的土家族土司文化标志性工程,由此便想像着古时土家族人的生活是多么的安逸与奢华;来到土家女儿城,不愧是“世间男子不二心,天下女儿第一城”,她是全国土家族文化的集聚地,倘若能晚上再喝一碗“摔碗酒”,那还真叫人乐不思蜀。

  第三天傍晚,我们来到了成都,是领导朋友的一个友人在宽窄巷招待的我们,友人特为我们安排了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不仅品尝了美酒佳肴,还现场欣赏了变脸、古筝、二胡合奏的歌曲;走进都江堰,还真是我曾经梦想去的地方,那山,那水,是那么的美,是那样的令人神往。那日一见,果不其然,她竟是全世界年代最久,也是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水利工程,是目前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水利工程。她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由分水鱼嘴、飞沙堰、宝瓶口等组成,是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父子修建,听导游说,史记记载前后修建八年,但也有人说,前后应该有二三十年,想想古人的智慧,真感到汗颜,古人为了将岷江水流分成两条,其中一条水流引入成都平原,这样既可以分洪减灾,又可以引水灌田,变害为利,为凿开大山,没有现代的工具,他们就用火烧石头的办法,硬是将坚硬的岩石一层层碳化,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最终凿成了河。他们这种坚强的意志和毅力,不时在我的内心撞出火花;来到映秀镇地震遗址,我不仅感受到地震的惨烈,给人类带来的伤痛,同时更感受到党和全国人民的伟大,众志成城,共同抗灾取得的成果。

  来到成都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是来领奖的。难怪沿途他几乎都没有与我们一道出现在景点,而是一个人躲在宾馆里,一边协调工作,一边准备会议材料。这次成都之行,除了为我联系了医生外,我们也都成了他伴奖的人。在2020年全国无人机行业创新应用大会上,他是唯一来自民企的,也是唯一来自江苏的。同时,他还作为获奖代表在大会上,作了“利用倾斜摄影测量技术开展不动产权籍调查与管理关键问题研究”的发言,受到了与会者的强烈反响,会后,纷纷与他合影,索要联系方式。

  他是谁?说心里话,我真的不愿意说出他的名字。我尊敬他,仰慕他,在我心里,我把他当挚友、视兄弟。我们不是酒肉上的朋友,一路走来,如一杯白开水,平时,我们很少联系交往,但彼此都在惦念,过一阵会打一个电话,或发一个信息,互道平安。认识二十多年来,他帮了我许多许多,我无以回报,有时,想表示下心意,但都被他拒绝了。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乐于助人,满腔正气,干事业忘我的人。我想,他的企业在他的影响下,一定能兴旺发达,红红火火,更上一层楼。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