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今日聚焦 > 正文
评论:我要评论

历史上哪三位皇帝最惧怕皇后悍妇?

发布时间:2016-11-09 17:38:40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01

  皇帝君临天下,是中国封建社会朝廷的最高统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与财富。他既是权力的执行者,又是权威的维护者。与皇后应该男女有别,各司其职,决不允许牝鸡司晨,应诺皇后干预朝政。然而,史上就有这样三位皇帝与皇后的处事却与此相反,他们最软弱最害怕皇后,竟然不顾自己的颜面与威严,任凭皇后为所欲为,随意放弃自己的“统帅”权,本末倒置,俯首帖耳,听命顺从,甘愿当傀儡皇帝,遭至内乱和社稷动摇的恶果。

  第一位,唐高宗李治最惧怕武后,竟然“二圣并驾”,篡建武周。高宗是唐太宗李世民第九子,在母舅长孙无忌的力保下,被晚年的父皇无奈地立为太子,从而得以继位,当了三十四年的皇帝。高宗生性懦弱,公元649年登基不久,纳父皇的嫔妃武则天为妃。他百依百顺武妃妲己般的妖惑,不听辅臣谏阻,于公元655年11月无端废除原配王皇后,立武氏为皇后,并以高于皇帝登基的礼仪迎入正宫。武妃后位到手,威福自擅,又与高宗争权,公元656年始,高宗凡内外政事,百司奏事,时常令武后参与朝政,决之称旨。公元664年高宗被武后彻底制服,扫除了障碍,完全掌握了政权,与高宗并驾齐驱,人称“二圣”,至公元683年高宗去世,呈现了长达十九年的“二圣”执政局面,在诸多国事及政务的处理决断上,高宗总是唯唯诺诺,让武后独占鳌头,玩弄高宗于掌股之中。而高宗则乐于如此,享受其中,在任一帝,无所作为。而武则天却当了15年(公元624年—705年)的武周皇帝。

  第二位,晋惠帝司马衷最惧怕贾后,当了十年傀儡皇帝。司马衷是晋武帝司马炎第二子,史载,以痴呆、昏庸著称。公元290年嗣位,立贾南风为后。惠帝蠢顽如故,外事悉委杨骏,内政全出贾后,自己如同木偶一般,毫无主张。贾后既是个有名的丑女,又是个素来不安本分的泼妇。生母郭槐的妒暴之盛,在她幼小心灵中留下深刻印象,家世门风,造就了贾后凶险权诈、妒暴酷虐的品行。公元291年,贾后杀死太尉太傅杨骏、废除皇太后杨氏,接着又杀害了辅佐自己的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朝廷大权完全落入贾后手中,晋惠帝则懦弱无能,皇权旁落,“好同傀儡,事事受教宫闱,或行或止,惟后所命,使贾后得以左右惠帝,进行了长达十年(公元290年— 300年)的专权,妇人干政,终非正道,贾后的专政,使她成为了八王之乱的始作诵者。

  晋惠帝是个呆笨的白痴皇帝,其父武帝司马炎本意不立其太子,只因郭后庇护而得立,继上皇位。惠帝不仅昏庸放权,一切军国重权,全让贾后掌握。而且还经常戴绿帽子。甚至,在龙床里面,有人“代劳”,他却全然未觉,任凭贾后择人侍寝,一点不加防范。连贾后和太医令程据,时常借医病为名,一再召诊,竟要他值宿宫中,明目张胆,连宵侍奉,也毫不在乎。贾后毫无顾忌,淫威成性,得陇望蜀,多多益善,还令心腹婢媪,招寻美少年,入宫交欢。可见,惠帝的软弱无能,害怕贾后到了何等地步!

  第三位,宋光宗李惇最害怕李后,得上了“怔忡病”。

  如果说晋惠帝痴呆无能而害怕贾后的话,宋光宗李惇害怕李后就更加典型了。公元1189年即位初,他稍有作为,但不久政治日昏,“懦弱不振,对李后好似惠晋帝碰着贾南风,唐高宗碰着武则天,唯唯承命,不敢忤旨”,宫内为李后所左右。

  光宗明知李后所恃,全仗宦官,欲将诛除宦官,计划虽好,终久力不从心,未敢实行。不仅如此,反而被宦官窥知其意,整日里谀媚李后,李后鼎力担承,每遇光宗憎嫌宦官,李后就极力庇护,害得光宗有口难言,渐渐地酿成一种怔忡病(心里剧烈跳动,惊悸不能自主,恐慌不安急性病症)。

  李后要立儿子赵扩为太子,光宗道:“父在子不得自专”,答应先行禀报父皇,再作决断。李后迫不急待,瞒着光宗将立储之事面呈寿皇。遭到寿皇(孝宗赵昚)一顿怒责。李后又将寿皇斥责一事实告光宗,光宗听说父皇想要废立赵扩,又见李后母子下跪哭求,顿时觉惊得浑身发抖,加上李后添油加腊,从中挑拨父子关系,光宗不知其中迷团,当场表示欲与父亲断绝关系,不再去重华宫父皇处,并与李后商议共同对付寿皇的计策。李后想破常规,欲立家庙,光宗也只好允从。

  后来,李后见光宗在黄贵妃处促膝密谈,不禁腊意大发,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光宗见了,连忙起立,已知惹祸,不便再留,便握住李后的手,同往中宫,心里还像小鹿儿似的抨抨相撞,到了宫中,见李后眼眶内,假惺惺地流了些许眼泪,光宗信以为真,大惊,只好加意温存。

  李后对黄贵妃的陷害更加变本加利,给她以“盅惑病主,不异谋逆”的罪名,心恨手辣的将她鞭打折磨致死,令人拖出宫外,草草棺殓之后,再来报告光宗,诡说黄贵妃得了暴病身亡,光宗虽然非常惊愕,明知内有隐情,只因自身为李后所制,无可奈何,不敢诘问,并且留宿斋宫,不能亲视遗骸,只是抚棺与黄贵妃诀别,不尽悲从中来,无以解脱。从此,终日庵卧,或短叹,或长吁,饮食逐日减少,渐渐变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

  李后却乘光宗病重之机干政,外朝奏事,多由她一人作主,独断专行。寿皇对李后干政时有所闻,趁探望儿子光宗病疾之际,训斥李后道:“我朝家法,皇后不得干政……,我闻汝自恃才能,一切国事,擅自主张,这是我家法所不许哩”,李后辩称“所有裁决仍由皇上作主”。寿皇戳穿道:“你不必瞒我,皇上之病因何而起,为何而增”?意思是说,皇上的“怔忡病”因全由你李后造成。寿皇劝慰光宗数语,起身就走,光宗要下塌送父皇,被李后竖起柳眉,瞔目一瞧,光宗害怕得顿时止住了脚,不敢送父。寿皇远去,李后又哭又闹又骂,光宗只好闭目不语,听她咒诅罢了。

  至此,李后不许光宗去重华宫探视父亲寿皇,光宗也惧怕李后,不敢去重华宫探父,寿皇不豫,接连三月,光宗毫不问疾,寿皇崩逝重华宫,受到李后阻拦,光宗不至,竟然主丧无人,最后,有子而令母代,由寿皇之母吴太后摄行祭礼。

  上述三位皇帝,各处不同皇朝,有着不同的时代背景,却有着懦弱、惧怕、无能、弃权,甘当傀儡,任由皇后专擅的共同特点,最终,不是一时篡权,造成内乱,便是恐慌不安,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