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2022-12-03 13:16:54| 来源:中国网•东海资讯| 分享到: | 字体:
马为民,生于陶都宜兴,被阳羡厚重的文脉影响,自小就喜爱上了书画;长于陶都大地璀璨的艺源熏陶,自然而然就走上了紫砂陶刻的道路,他从市区的足迹移植于丁蜀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马为民,生于陶都宜兴,被阳羡厚重的文脉影响,自小就喜爱上了书画;长于陶都大地璀璨的艺源熏陶,自然而然就走上了紫砂陶刻的道路,他从市区的足迹移植于丁蜀,在古老的东坡文化的浸润下与紫砂巧妙融合,与众弟子一起参与紫砂的各种学术研究,其乐融融。马为民如是说,质朴的话语,言语间都是对乡土文化养育的感恩与谦逊,这也与马为民为人熟悉的淳朴平和性格相重合。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谈起接触书画艺术,马为民自言很早。宜兴是全国闻名的书画之乡,有着浓厚的书画艺术氛围,近代书画家徐悲鸿先生更是享誉世界,而马为民打小就崇慕徐先生的书画,清晰记得儿时每日临摹画习徐先生画作不辍的画面,话里话外都是对徐悲鸿画作的敬仰,也许是这种发自内心对书画艺术的喜欢与热爱,为马为民未来书画艺术的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严格来讲,马为民涉猎书法的时间更是早于绘画的,只是书法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暂时搁置,在绘画有所心得后复又捡起。马为民的书法崇尚古典,他碑帖皆修,初学之时就从汉魏时期碑学名作入手,取法高古,《石门銘》、《郑文公》、《龙门二十品》等名作皆是他汲取书法养分之摹本,从而打下了扎实的碑学基础。随后又临习唐代颜真卿、褚遂良等诸名家法贴,进而研究“二王”,遂后涉猎米芾、苏东坡等各时期名家。对于马为民而言,古来众多碑帖名家名作就是最好汲取古法养分之所,一颗赤忱不变的心在古典书法里遨游,炽热的情感从未褪去,长期持之以恒地习碑帖古法,极大地丰富了马为民书法笔力的语言,这也为马为民后期从事紫砂陶刻的从容提供了条件,他取意书法的多种刀法融汇贯通,自此打下了深厚的刀法线条艺术根基,形成了极为丰富的陶刻艺术表现形式。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在书法书体上,马为民尤其擅长楷书与行书。观其书作细腻处,既有碑文的沉稳恢宏,又具法帖的灵动秀逸,这与他长期碑帖双修的自我艺术磨炼关系甚深,尤其要肯定的是他对于书法理解上的那一点灵性,碑帖不同笔力的距离,古法不同书体的差异,马为民以他所理解的现代人的笔触,调整融会这些书法艺术不同的细分,最终在他手中达成了个性与共性的取舍,最大程度地展现了古代书法艺术的内涵。这是基于马为民艺术素养下的最优解,在书法之上实现了现代与古法的交融,在书法之外达成了艺术与心灵的修行,直达本心与本我精神面貌,体现了他在书法之道上的性情与天赋。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相较于书法艺术的热爱,马为民在绘画上投入的精力只多不少。与其说马为民对于绘画的爱起源于徐悲鸿大师的钦慕,不如说宜兴这块文脉艺术的土壤培育了他热衷于书画的性情。绘画临习初期阶段,一如书法,马为民亦以古为鉴,以古人为师,八大山人高古冷逸的画风临摹其魂,甚而更有“扬州八怪”等诸多名家。与古人相伴,向古法求学,马为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乐不思蜀的,只是一味临习终会遭遇艺术瓶颈,在体味到自身不足后,马为民寻名师拜入当代写意花鸟画名家吴冠南先生门下学艺,先生吴冠南指出了当时马为民绘画作品中的不足之处,遂提点马为民可以在吴昌硕、齐白石等名家画作里寻寻灵感,马为民欣然研究此类名家画作风格画法。打破了长期以来形成的绘画习惯,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对于自己热爱的绘画艺术,马为民可谓有着破釜沉舟的大毅力,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慢慢转变了以往临摹形成的过重匠气,渐渐找到了契合自己真趣的笔墨情怀。古法今人,对于马为民而言,只有契合自己艺术心灵情感的才是最好的,笔墨技巧风格都可以下功夫磨砺,只有放松心态搞创作,一切有为法,然不禁锢于法,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自己对于绘画艺术热爱的初心,绘画之法犹如道,道在人心妙不可言。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书画双修多年,在书法上偏爱行楷二书尤多,在绘画上慢慢发掘大写意花鸟画,作为感受自然与表达画心的最佳形式。对于书画二道故有心得后,马为民携书法绘画入陶艺,他最为喜爱古人所制紫砂文人壶,那些当时书画大家与紫砂制壶艺人联袂的姻缘,深深吸引着马为民,每每看到紫砂器皿上那些富有文人气息的花鸟山水,他都会感觉到自己血脉喷张的热情往上涌,不自觉地会幻想自己透过书画大写意的手法在紫砂陶器上肆意纵横的挥洒,有山水花鸟大写意,也有行楷二书大自在。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与传统宣纸相比,紫砂陶也是一种艺术创作的载体,但两者之间的差异还是很大的,一个以笔墨为锋,一个以刀锋为笔,这其中的共性与差异需要长期摸索积累。马为民深厚的书画功底,为他的陶刻提供了丰富而全面的刀法技艺,毛笔能体现的“粗、细、浓、淡、枯、润”等多种变化,他通过多种刀法的不断摸索,逐渐能在陶坯上应对自如,通过刻刀的刻画,他所追求“苍黑、厚重、华润”的艺术画面感跃然陶坯之上,通过多种刀法的交替更迭,书法与绘画相互交融,合理的空间布局,画面感立体而不突兀,仿佛把一份份书画山水花鸟的大写意,搬到了陶坯器皿之上,间或添上如许挥刻纵横的书法,艺术画面上获得了完完整整艺术情感追求的大自在。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观其《八大遗风》通景瓶,花开富贵之态,与书画宣纸相比更为生动,大写意的韵味不失,色彩艳丽之外更见丰润,有着陶坯艺术独有的玉器般华润光韵,陶刻骨力洞达,历经百载可不失色,书画随陶制千古可传神。此作在第二届“曼生杯”紫砂陶刻大赛上荣获金奖,可以说得上名至实归的美事,向紫砂文人名流曼生致敬,也全了马为民喜欢文人壶的情缘。(文/闵学平 图/马为民供图)

纵横有笔意 丹青塑紫玉一一马为民和紫砂陶刻的独特情缘

  背景链接:

  马为民,江苏宜兴人,师承老藤花馆吴冠南先生,著名中青年书画陶艺名家,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无锡市美术馆特骋画家,江苏省宜兴徐悲鸿纪念馆特聘画家,中国美术报鲍志强紫砂陶刻高研班学员。

  自幼喜爱书画,孜孜以求,以石涛一书论从于心,书画双修,崇尚以书入画,以书画入陶,在陶刻瓷器方面多有精益,多次在宜兴市“曼生杯”、“宁朗杯”陶刻大赛和各类紫砂大赛中获得金奖和其它重要奖项。

【责任编辑:DH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