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文化 > 今日聚焦 > 正文

宋词中让人意犹未尽的凄美爱情

发布时间:2017-09-11 16:26:43  |   来源:中国吉林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11
宋词在古代文学的阆苑里,她是一座芬芳绚丽的园圃。她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神韵,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艳。翻开宋词,我们看到的是一段段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一场场离愁别恨的辛酸

宋词中让人意犹未尽的凄美爱情

  宋词在古代文学的阆苑里,她是一座芬芳绚丽的园圃。她以姹紫嫣红、千姿百态的神韵,与唐诗争奇,与元曲斗艳。

  翻开宋词,我们看到的是一段段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一场场离愁别恨的辛酸之情,一幕幕凄美动人的千古绝唱。

  施酒监和乐婉的来生缘

  这是发生在宋代的一段爱情,乐婉是杭州歌妓,与一位姓施的酒监相爱,后来施酒监奉命调离杭州,又没有办法将乐婉脱籍从良带走,这种无望的爱情,只能使二人诀别。

  施酒监做了一首《卜算子》赠乐婉。

  《卜算子·赠乐婉》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别你登长道,转更添烦恼。楼外朱楼独倚阑,满目围芳草。

  乐婉又和了一首作答。

  《卜算子·答施》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

  要见无因见,了拚终难拚。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

  乐婉虽是风尘女子,但至情至性,以泪滴千千万万行,以绝不可能断了此情,直道出自己终是难舍,而要重见却无因见,若是前世无缘,只待来生!

  戴复古妻的诀别词

  戴复古怀才不遇之时,曾游荡于江右武宁,当地有位富翁爱惜他的才华,将女儿许配给他。几年后,戴复古突然提出离开,妻子追问下才得知他在老家曾娶妻。富翁知道后大怒,但戴妻却依然以资饯行,并填词《祝英台近》送别。

  《祝英台近》

  惜多才,怜薄命,无计可留汝。揉碎花笺,忍写断肠句。 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抵不住,一分愁绪。

  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捉月盟言,不是梦中语。 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奴坟土。

  戴妻善良、宽容、坚贞、刚烈的心意却并没有让戴复古心生留意,终究还是走了,于是她毅然投水身亡。十年之后,戴复古满怀对亡妻的怀念与歉疚,在妻子的坟前写下了《木兰花慢》:

  《木兰花慢》

  莺啼啼不尽,任燕语、语难通。这一点闲愁,十年不断,恼乱春风。重来故人不见,但依然、杨柳小楼东。记得同题粉壁,而今壁破无踪。

  兰皋新涨绿溶溶。流恨落花红。念着破春衫,当时送别,灯下裁缝。相思谩然自苦,算云烟、过眼总成空。落日楚天无际,凭栏目送飞鸿。

  戴复古对亡妻的怀念,虽是真挚的,但相比于其妻的挚情却是无力而苍白的。十年之后,天人永隔,戴虽在内疚之中悔恨不已,但却轻谓‘一点闲愁’以概之,倒是戴妻,为情而毅然赴死,但却死的何其可叹也!

宋词中让人意犹未尽的凄美爱情

  陆游和唐婉的千古绝唱

  陆游和唐婉从小青梅竹马,后结为夫妻,两人婚后相敬如宾。然而,陆游的母亲不喜欢唐婉,强迫二人离婚。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婉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

  十年后的一个春天,陆游在沈园重遇唐婉和赵士程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满腹诗文而又敏感的唐婉久读此诗,悲恸欲绝,想起了与陆游新婚几年饮酒作诗,甜蜜的情景,她提笔附和:

  《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 瞒,瞒。

  回家后的唐婉,很快就一病不起,抑郁而终。而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他不知道唐婉的附诗,也不知唐婉黯然离世之事,直至几十年后,他重回沈园,这才看见唐婉的诗,只剩下满心凄然!

  李清照与赵明诚的金石奇缘

  李清照18岁便与赵明诚结为连理。婚后,两人感情融洽,志趣相投,互相切磋诗词文章,寻访金石书画。为了收藏金石,两人生活变得拮据,但是他们依然乐在其中。

  然而,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长期的离别之苦使得李清照的后半生一直生活在对丈夫的思念之中。李清照著名的《醉花阴》,就是于一年的重阳节,写给在外当官的丈夫,表达了对赵明诚的思念之苦。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在得到赵明诚卧病不起的消息时,当天就乘船东下,日夜兼程,与相濡以沫的丈夫见了最后一面。他们夫妇诀别的情景,在李清照所做的《金石录后序》中有十分感人的描述:

  “八月十八日,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

  此后,直至客死他乡,李清照对爱人的追忆始终没有消褪。

  苏轼与王弗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公元1075年(熙宁八年),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氏,便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陈师道语)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东坡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是那种相濡以沫的感情。“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在梦里能够看见的,也全是逝去妻子往日生活里的琐碎片断。执子之手是一种境界,生死相许也是一种境界。在这世上还有一种最为凝重浑厚的爱叫相濡以沫。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出行指南针
每日能量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