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文化 > 今日聚焦 > 正文

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高清呈现高平开化寺精美图像

发布时间:2017-05-03 11:15:43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DH011
两年前,杂志编辑颜竹和几个喜欢壁画的朋友在互联网电台“喜马拉雅”开了一档名叫“壁下观”的节目,定期聊他们看过的壁画。

  两年前,杂志编辑颜竹和几个喜欢壁画的朋友在互联网电台“喜马拉雅”开了一档名叫“壁下观”的节目,定期聊他们看过的壁画。4月中旬开始,她和听众们经常跑到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去欣赏山西高平开化寺的壁画。“之前就去高平看过,不过这次是高清展示,还有几位研究开化寺壁画的专家办讲座讲解。”

  展览原本安排在4月6日到20日,但因为慕名而来的人太多,再加上一些研究人员的申请,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和高平市决定将展览延期至5月5日。开化寺壁画到底是怎样的宝贝?有何独特的价值,又为何能吸引这么多观众?

  题记与碑记兼备,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大型北宋寺观壁画

  在高平市城区东北方向17公里处,有一个名叫舍利山的小山,开化寺就位于小山山腰处。开化寺建于五代后唐同光年间(公元923—公元926年),至北宋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始建大雄宝殿,改名开化寺,元明清各代皆有修葺。寺院坐北朝南,两进院落,大雄宝殿居中,为典型的宋代建筑,结构严谨、古意庄严。

  开化寺壁画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大型北宋寺观壁画。壁画位于开化寺大雄宝殿的西壁、东壁和北壁的东西两个次间,面积约为88平方米。最难得的是,寺庙里发现了两处题记,显示壁画创作于北宋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至绍圣三年(公元1096年)。殿内石柱和内墙上还留下了画师的名字——郭發。

  “在宋代宫廷画家当中,并没有见到郭發的名字。但从作品可以看出,这名民间画师的艺术水准非常高。创作时间、创作者的情况是理解壁画的关键,二者兼备则可遇而不可求。幸运的是,开化寺宋代壁画不仅有画匠的题记,还有时人所撰碑记,这对于我们理解壁画内容、布局结构十分重要。”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院长王颖生说。

  开化寺壁画确系北宋时期寺观壁画艺术的杰作,殿内壁画以说法图为中心,四周辅以经变故事。东壁绘制四幅华严经变说法图,西壁北壁首尾衔接,为报恩经变相。北壁东侧所绘为观音、观世音菩萨法会等,西侧为说法图。画面整体布局严谨、连续贯通,如依壁徐徐展开的卷轴画。人物众多、设色淡雅,僧侣道徒、耕织渔牧、帝王将相等900多个大小不同的人物,为研究宗教史、艺术史、建筑史、科技史提供了详细的样本。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凇强调,不要把开化寺壁画看成是一个孤例,要纳入到系统中研究,一个是宋代绘画的系统,一个是寺观壁画演进的脉络乃至整个中国壁画史的系统。

  高平市委宣传部部长牛晓明介绍,提到北宋表现世俗生活的艺术作品,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清明上河图》的创作时间为北宋末期,与开化寺宋代壁画几乎处于相同时间段。不同的是,开化寺壁画侧重于佛教题材,以反映民间世俗生活为辅,而《清明上河图》则完全是对市井生活的生动反映。“开化寺壁画也早于山西的永乐宫壁画,上个世纪我国工笔画大师潘絜兹教授曾来此临摹,并数次赞扬其为宋代壁画精品。”

  宗教故事和社会生态结合,兼具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

  对壁画进行释读,是所有研究的基础。中国佛教文化专家谷东方丈量出了壁画的面积,也对所有壁画内容进行了解读,“开化寺壁画依托区区几十平方米的墙壁,把经典的经变故事和世俗的社会生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生动反映了当时的民风、民俗、生产、生活和科技水平。”

  其中西壁第三铺说法图周围描绘的善友太子本生故事《如意珠》,完整地描绘了释迦前生善友太子从出生到观耕观织观屠观渔,继而怀怜悯众生之心,历尽磨难取得摩尼宝珠为众生祈福的过程,引人入胜。谷东方说,“观耕图,左侧绘一个着交领广袖袍、骑在马上的年轻男子,随从分别持伞盖、杖立于旁边;右侧农田内,绘了3个着短褐的农夫,一者抱拳,一者扛镐,一者驱牛耕田,田间散置着农具与水罐。观织图,太子一行立于织坊前,坊内表现织机、纺车和5位女织工,一织女上身袒露、下着长裙,坐在长凳之上,手搬纬牌,脚踩折板,正在挑灯夜织。这些场景生动而写实,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社会。”

  从2008年开始,李凇和他的学生就把山西的壁画当作研究的“风水宝地”。他们从原始材料做起,在各地考察道观及佛寺,做笔记、拍照片、辨识图像、抄题记、绘图、整理碑文和文献。他特别指出,开化寺的壁画中建筑众多,宫殿、城门、院落、店铺、楼台,完全符合宋代木构架的类型模式,应是北宋宫廷内苑和寺庙建筑的缩影。画风应是承袭了唐的洛阳画派,值得认真研究。

  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李四龙教授认为,宋代以降,各种宗教信仰融合的程度日益加深,世俗形态和儒家伦理逐步渗透到寺观壁画的创作之中,形成别具一格的艺术风貌,开化寺壁画应是代表。

  展示与研究并行,让更多优秀传统文化走得更远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认为:“学者们透过实地调查与文献阅读,将壁画内容、艺术风格与社会思潮结合起来分析,已解决了一些基本问题,但这远远不够。通过高科技手段将更多的壁画内容清晰地公布于众,将有助于更好地研究。”

  成语纸上谈兵出自长平之战,其发生地就在高平,在这座建制历史已有2200多年的县级市里,登记在册的文物点有1574处,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有20处。在这里蕴藏着一个纵贯宋、元、明、清各个朝代,包罗儒、释、道的高密度的古代壁画系统,它们遍布高平城内的百余座寺庙,现存壁画总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开化寺壁画只是其中最耀眼的代表。

  高平一直致力于对开化寺壁画的保护和解读。这次在北大赛克勒博物馆展出的是西壁的高清图像。专业团队用了6年的时间,采用德国的技术,进行数据采集,获取壁画高清图像。同时还采用VR(虚拟现实)技术,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体验感。高平市还准备将《如意珠》的故事做成动漫,用新媒体形式进行传播,扩大影响。

  以展览为契机,高平文化复兴联盟正式成立。联盟由高平市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商务印书馆、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共同发起成立,联盟承诺,将整合资源、学术、科技、渠道的力量,深度挖掘“泛高平区域”优秀传统文化资源。记者 杨雪梅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出行指南针
每日能量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