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文化 > 书画名家 > 正文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图)

发布时间:2017-03-27 14:57:29  |   来源:中国网•东海资讯  |   作者:庄希祖  |   责任编辑:DH012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林散之先生楼上是大画家钱松喦先生家,章诚忘先生则居昆仑路,萧娴老师离我宿舍也就只有五分钟的路。所以林散之对庄希祖来说是恩师。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图)

庄希祖拜见林散之

  中国网▪东海资讯报道  1973年,林散之先生到南京来,就住在我宿舍隔壁,一墙之隔。林散之先生楼上是大画家钱松喦先生家,章诚忘先生则居昆仑路,萧娴老师离我宿舍也就只有五分钟的路。我觉得,这缘分可不是一般的缘分,并且使我在书艺上终身受用。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图)

庄希祖(第二排左二)

  我拿作业给林老看的时候,就从我的作业上讲,你要悬起来写,晓得我手臂没悬,我心里边愣了一下,林老没看见我写字,他能从我的作品中间能晓得我是枕腕写的,于是就悬起来,叫我写“柳公权”,写一年。这一年应该说,林老教我懂得了什么叫用笔法,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图)

庄希祖书法作品

  我能够走上书艺这条路,应该说全靠萧、林、高、章四老的指点。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磨墨。因为林老住在我隔壁,下了班就去磨墨,这个磨墨怎么磨呢?他在睡午觉,我就磨墨,手枕在上面磨,磨到最后那墨不就斜了吗,歪了,等林老出来一看,说“你怎么磨的”,磨墨要旋轴,要画圆,重按慢移,慢慢地磨,水还不能多,水多了会溢出来,从这个上面就晓得了磨墨的道理。磨墨是画圆,在一定的高度上画圆,而草书就是画圆。所以,磨墨实际上是写草书的基本功,就是画圆,大圆套小圆,大圈小圈,所以这一点我非常深刻。

  平常如果说盖图章,我们都是按我们的盖,我们点点,这个对不对,他点头我们就盖上去,不对,他就下去一点,上去,左右一点,这里面都是美学。就是在这张作品中间,这个红印章应该盖在什么地方,这是非常重要的。

草圣林散之与其高足庄希祖之缘(图)

庄希祖书法作品

  另外,对于有好多所谓的大家寄来书画作品,我们用剪刀剪开,打开来请林老看,林老一看,关起来说,“不能看,看了眼睛要看坏”。那些所谓的大家,现在人家拿他当字帖来临,林老讲,看都不能看,这个都是审美,是原则问题,你不能碰。

  有一次,八十年代初,我就开始要创新了,我用长锋羊毫高执笔临“爨宝子”,大大小小,办案各写,有形义,用行书笔意来写“爨宝子”,我认为是创新,有好多朋友都讲,这个写得好,因为过瘾嘛,现代嘛,然后我很得意,我想给林老去看看,拿去林老打开一看,拍案而起,哪个教你这样写的,一笔一划老老实实地写,因为他晓得我性格不是那种张牙舞爪、蛮横不讲理的,你这个人老老实实的,写这个样子干什么,要求变,这个就是突变则亡,渐变则生,就是他讲的陆疯郎,这样的方法,慢慢的渐变到质变。

  所以林老对我来说是恩师。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
出行指南针
每日能量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