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文化 > 书画名家 > 正文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发布时间:2016-12-01 19:38:34  |   来源:中国网•东海资讯  |   作者:张瑞田  |   责任编辑:DH013
代书法评价体系,总是垂青那些担任一定职务的人士,这也有道理。中国崇尚官本位,往往社会精英多半要在体制内供职,因此,更多的机会属于他们。毕竟是改革开放的年代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中国网▪东海资讯报道 白鹤是当代书坛一名实力派书法家,书风奇逸,书名远扬。十年前,我们在中国人民大学书法高研班学习。彼时,在全国重要书法展览上屡屡折桂的青年人,依旧忘我学习,在课堂上,那种孜孜以求的精神,与同学们认真交流的态度,引起了我的注意。白鹤——有诗的意象的名字,自然给人翱翔奋飞的感觉。课堂上,悬挂着学员们的书法作品,白鹤的隶书、楷书、行书作品,纷呈着这位来自安徽才子的独有情调,放达、舒缓、松弛、朴茂,呈现了中国书法圆融的美学语言。

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白鹤其人其书

  作品是艺术家灵魂的展现,是艺术家气质的表露。很多的时候,我在白鹤的书法作品前驻足,看着一幅字、一行字、一个字的气韵、呼应、结构,似乎旧日时光中温暖的情愫缓缓到来。当然是艺术,但,有着比艺术更高的精神品性;当然是创作,但,一笔一划,分明是生命的喘息与感叹。对白鹤的书法,我努力做到心领神会。

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白鹤其人其书

  当代书法评价体系,总是垂青那些担任一定职务的人士,这也有道理。中国崇尚官本位,往往社会精英多半要在体制内供职,因此,更多的机会属于他们。毕竟是改革开放的年代,一些陈规旧矩自然被打破,因此,一些突破能力强的青年书法家就会脱颖而出,白鹤是其中之一。我在书法领域的思考,喜欢向社会问题倾向,对于白鹤,我能看到他在书法学习上的专心致志,也能看到在书法创作上的独特才情。尽管我们有几年没有见面了,我依然记得他风度翩翩的样子,一头长发飘动着年轻人的热情,总是微笑的面孔,乐观而宽厚。在北京,我没有机会与他详细地谈书法,也没有时间听一听他对书法的整体认知。2010年,应白鹤之邀,我去他的老家安徽太和参加一个书画活动,在那个闻名遐迩的古城,得以叙说彼此的思念之情,我也就能够把书法问题当成一个长长的话题,与他无拘无束地谈开了。

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白鹤其人其书

  白鹤是一位不大不小的传奇人物,本来在太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离弃了,原因是影响对书法艺术的追求。从公务员到“屌丝”,不是划算的选择,白鹤就这么选择了,因为他的内心有一个广阔的未来。白鹤笑起来像佛,做起事来也像佛,简简单单,大大方方,我挺喜欢这种状态。人生有远近之境,白鹤的梦在“天边外”,当然会把眼前的事情看淡许多。眼前的事不是平常的事,一个人没有驾驭眼前事务的能力,未来也不会长远。年轻的白鹤,更加紧密地拥抱书法,他以中国书法史上的经典作品为楷模,在不同书体上寻找与自己心性契合的感觉,一步步寻找,一步步前行,一步步确定,打牢了一位书法家必备的专业基础。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任何艺术形式的探究,离不开探究者的天赋,白鹤的书法天赋有目共睹。比如,对经典书法家的理解,他会从这位书法家不同书体,不同作品中寻找答案。不同的书体,不同的作品,有差异,也有相同,白鹤在差异和相同之中,渐渐逼近这位书法家的核心部位,彻底明晰笔法、结字的特点,了解气质与文化修养对书法作品风格的影响。在楷书创作上,他把历代经典书法家,也就是二王一系的楷书作品悉心探查,哪怕一个轻轻滑动的笔画,一个小小的破绽,依然会成为他走进古人内心的路径。所以,我们看白鹤的楷书作品,一目了然于他对经典作品的胎息,但有一点及其重要,在痴情的胎息中,他没有迷失自己,他试图以现代人的笔触,将今天的风韵、甚至驳杂,真实地写出来。

  在古今中游走,似乎是白鹤的命运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相比较而言,白鹤的隶书更具现代感。有一段时间,我喜欢翻开白鹤赠与我的书法作品集,其中的隶书作品耐人寻味。当时我就想,如果说古人是放风筝的人,他手中的线放远了,风筝的身影就会弱小,但,不管多么弱小,风筝仍然属于放风筝的人——古人。

  白鹤的隶书有现代意趣,就像我所比喻的“弱小的风筝”。不过,细细看去,古人的遗韵明显也明确。那条波澜起伏的线,摇曳着《石门颂》的风华,端庄的结构延伸着《西狭颂》的风骨,精到的点画,再现着《礼器碑》、《史晨碑》的素朴。只是白鹤巧妙地将这些“血脉”与“骨骼”与一位现代人的情感结合起来,笔锋经过,便是风采和魂魄。白鹤的隶书值得关注和研究,其价值在于,他不断创新,也恪守“祖训”,不在美术化上做文章,依靠笔墨蕴藉实现自己书法创作和创新的目的。第二,隶书的端庄之美,抒情之美,在白鹤隶书作品中体现的尤为明显,线质的生动,起笔与收笔的完美,创作情感的丰沛,达到了至美、至真的艺术境界。“书法由来智慧根,应从深处悟心源。天机泼出一池水,点滴皆成屋漏痕。”这是白鹤同乡林散之的论书诗,想必喜爱诗词的白鹤早已读过。
  面对浩瀚的书法海洋,我常常把她比喻成一曲交响乐章。的确,不同的字体,不同的书体,不同的表现手段,以及书法家不同的文化趣味和性格特点,合奏了植根于中华大地的不同声部,不同旋律,不同节奏,嫣然是生命的叩问,自然的揭秘,文明的昭示。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面对浩瀚的书法海洋,我常常把她比喻成一曲交响乐章。的确,不同的字体,不同的书体,不同的表现手段,以及书法家不同的文化趣味和性格特点,合奏了植根于中华大地的不同声部,不同旋律,不同节奏,嫣然是生命的叩问,自然的揭秘,文明的昭示。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如果说以二王为代表的帖学一系是中国书法的主旋律,此后,试图对这一旋律进行超越的书法家,以他们顽强进取的精神和文化修养,努力进行探索。杨凝式、倪元璐、黄道周、徐渭、郑燮等,均是中国书法的“先锋人物”。他们的作品,成为中国书法交响乐章中独有的章节,是不可忽视的艺术存在。作为当代一位成熟的书法家,白鹤对“先锋人物”们的实践极其尊崇。艺术是忌讳墨守成规的,而中国书法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墨守成规,才能迈出自己的一步。这是中国文化的精深和沉重。白鹤也是一位具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家,在行草书中,则表现的十分突出。考察白鹤的隶书创作,我们看到了他在《石门颂》和《西峡颂》中所获得的滋养和灵感。我们知道,摩崖隶书野逸放纵,需要有大胸怀拥抱。白鹤知难而进,以长时间的面对,破解了《石门颂》和《西峡颂》的艺术真谛。在行草书的学习和创作上,白鹤也有自己的目光和选择。对于二王,他热情不减。然而,对二王的误解,也会导致对书法认知的偏颇。因此,白鹤愿意把眼光放远一点,那些在书法史的细枝末节上熠熠闪光的书法家,就成了他心中的热点人物。比如徐渭。徐渭是一言难尽的人物,不过,就书法创作而言,徐渭给我们提供了足够多的启示。当然,也给白鹤提供了足够多的启示。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白鹤的行草书,有智识和心性。前者体现在白鹤对书法的精准理解,后者是白鹤作为有艺术气质的书法家,对情感体系的拓展。智识包括技巧和能力,每一位成功的书法家,对此不能缺失。心性属于情商范畴,它以沉默的方式作用于艺术创作,所起到的效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白鹤懂得。因此,白鹤的行草书清清爽爽,偶然夸张的字形,跌宕的主笔,有着生命亮色的细节,还有与文辞共振的情绪,一一展开了,展开了白鹤对于生命的敬畏,对于艺术的赤诚。徐渭做到的,他努力做到,徐渭没有做到的,他已经做到。毕竟是现代人,人性的光辉和人格的意义极为重要。

白鹤其人其书:万毫皆得力 一线独中行

  很想念白鹤。近些年我们在路上奔波,没有机会坐到一起谈谈书法。当然,谈书法是非常奢侈的事情,也是非常高贵的事情,我期待着这一天。

  “上蔡始变古,中郎亦典型。万毫皆得力,一线独中行。诀石抡猊爪,奔泉溯骥程。君看汜慧后,更为听江声。“这是严复的论书诗之一,其中的“万毫皆得力,一线独中行”,适合我对白鹤书法的判断。故此引述。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