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首页 > 美丽江苏 > 正文

江苏大城市数居全国前列 零门槛落户不只是引才

发布时间:2019-04-15 16:38:46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顾巍钟 沈佳暄  |   责任编辑:许蓉
“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超大特大城市大幅增加落户规模……”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重点建

  “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超大特大城市大幅增加落户规模……”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重点建设任务》,如巨石投水,在社会各界引起了热烈反响。

  江苏作为东部发达省份,城市化进程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大城市拥有量居于全国前列。国家这一轮落户政策放宽,对我省城市化进程意味着什么;面对即将涌来的人口落户潮,大城市准备好了吗?

  江苏大城市数居全国前列

  “全面取消落户限制,2018年已从中小城市和建制镇推开,今年扩容至大城市,这对我省城市化影响很大,因为江苏是全国拥有大城市数量最多的省份之一。”省自然资源厅国土空间规划局局长陈小卉说。

  打开我国城市体系布局图可以看到,大城市集中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其中长三角最为密集,不仅有超大城市上海,特大城市南京、杭州,还有Ⅰ型大城市苏州、宁波,以及无锡、绍兴等一大批Ⅱ型大城市。江苏扬子江城市群和浙江的杭嘉湖城市带,形成为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雁阵型城市群的两翼。

  陈小卉介绍,我省不仅设区市城市人口多数超百万,就连昆山、常熟、江阴这样的“苏南小虎”们,常住人口也是百万级。“零门槛落户”后,江苏绝大多数城市都将适用于这项政策。

  “户籍全面放开放宽,是为了实现货真价实不‘拖泥带水’的城市化。” 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徐海贤解释说,城市人口有两个概念,一是“常住人口”,二是“户籍人口”,前者指全年经常在家或在家居住6个月以上的城市居住人口,后者是在其经常居住地公安户籍管理机关登记的城市居住人口。其中户籍不在常年居住地的外来常住人口,多数稳定就业,常年在城市生活,已是城市的“一分子”,却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或是城市自设的门槛,被拒于城市户籍人口之外。这次“零门槛落户”,从政策层面拆除了城市化的藩篱,把真实在城市工作和生活的人群,纳入“城市化怀抱”。

  由于经济发达、外来人口多,我省不仅城市化率全国领先,与户籍城市化率的“剪刀差”,也是全国较大的。徐海贤介绍,全国常住人口城市化率一般高于户籍人口城市化率15个百分点左右,而我省尤其是苏南,大于这个差距,如苏州市2017年常住人口1068.36万,城镇人口809.82万;无锡市常住人口655.3万,户籍人口498.03万。“这个‘剪刀差’是潜力,也是动力,推动我们还清历史欠账,追求更加真实、不含水分的城市化。”

  零门槛落户不只是引才

  事实上,在国家发改委这一轮“落户新政”出台之前,包括我省众多城市在内,国内多数大城市已一再降低落户门槛。只是落户政策更多用于人才大战——落户对象瞄准了年轻大学生和技能人才。

  远的如西安,学历落户对象放宽至普通高等院校、中等职业学校(含技校)毕业,甚至全国高等院校在校学生。这项政策实施后,去年1-5月西安市每月落户8万人。人口的涌入不仅刺激了西安经济发展,还使得市区人口突破500万,跻身“特大城市”行列。

  近邻如杭州,今年4月升级人才政策,全面放宽落户限制,大专以上学历可零门槛落户。

  我省众多城市“积极应战”,纷纷调整了引才政策,降低落户门槛。南京2018年“宁聚计划”中,40岁以下本科直接落户,研究生不受学历限制,并针对不同学历提供600元—1000元/月的住房补贴。今年3月,无锡出台新政,大专以上学历及45周岁以下无条件落户。

  对此南师大社会学院原院长邹农俭认为,学历人才和年轻人的落户,无疑会激发城市活力,推动经济发展;但城市同样不应忽视为发展做出贡献的外来务工和服务业人员。“毕竟,此轮城市人口落户放开,是以农业转移人口为重点,兼顾高校和职业院校(技工学院)毕业生。” 邹农俭认为,城市就像是高效运行的机器,既要有“发动机”,也要有“螺丝钉”,离开了哪一个“部件”,都“玩不转”。

  徐海贤认为,多数Ⅱ型大城市,还处于谋求集聚效应的“扩张期”,对各类就业人口的吸纳都很必要;即便Ⅰ型大城市和特大、超大城市,也须臾离不开家政、环卫、物管、物流、零售等行业的服务业人口。“‘安户’才能乐业,让各类非户籍人口落户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城市,不只让他们拥有了应有的‘身份’,也必能增强他们的归属感。”

  鉴于此,在引才之外,不少大城市纷纷降低了常住人口落户门槛。苏州市、常州市分别对投靠落户和社保缴纳降低了门槛。今年3月,石家庄更是率先取消落户限制,不再设任何障碍,只要凭借身份证和户口簿即可落户。

  “人的城市化”是关键

  “零门槛落户后,江苏大城市群必将以其整体实力和良好环境,成为各类人才、农业转移人口的吸纳地和承载地。”陈小卉认为,江苏经济发达、城市带绵延,落户放开后,将崛起一批支撑高质量发展、更能起辐射带动作用的城市群。

  徐海贤也认为,大城市公共配套强,就业机会多,落户放开后对各类流动人口吸引力强,这对人多地少的江苏来说,城镇紧凑集约发展,有利于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但放开大城市落户限制,并不是鼓励其无节制膨胀和无序蔓延。”陈小卉提醒说,江苏要通过特大城市、大城市带动,建设交通发达、分工协作的都市圈和城市群。我省苏南、沿江地区城市密集,规划建设南京、苏锡常两大都市圈:都市圈内,产业和人口在1小时城市群内布局;都市圈外,是环太湖水陆绿廊、苏南水网地带和西部丘陵地区,形成紧凑型城镇、开敞性空间的国土空间格局。

  可是这样的“美好蓝图”能否实现,不仅要靠现代交通体系构建、绿色生态空间保护,还要看大城市这个龙头能不能“强”起来,能不能凭借高端服务、宜居环境,带动中小城市协作发展。

  “户口放开后,全国80%城市都将零门槛落户。”有关专家提醒,未来的人才争夺,其实是城市吸引力之争:城市越有吸引力,即便户籍门槛再高,如京沪广深,人口仍源源流入;反之,一座城市如果没有吸引力,哪怕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也会成为人才流出之地。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邹农俭说,零门槛落户与其说是城市户口政策,毋宁说是提供了公平竞争的平台——人员流动自由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人口流动是“用脚投票”的,大城市能否吸引到优秀人才、消化非户籍人口,关键还看就业机会、城市服务和生活品质。

  邹农俭认为户籍放开后最紧迫的问题,是解决教育、医疗、社保、住房这些附着于户籍之上的公共产品供给,经由“户籍城市化”实现“人的城市化”。眼下随着“二孩政策”放开,许多城市解决原户籍孩子“入园难”都很难,遑论新增加人口。在义务教育上,如今多数城市即便户籍落下,入学还要跟着“学区房”走。此外,城市人口增加后,也带来公租房、保障房紧张,摇号选房概率降低,以及社区用房、绿化用地供应不足等问题,深层次原因是城市基础配套滞后、用地指标紧张。

  正因如此,发改委《新型城镇化重点建设任务》中,配套出台了“人地钱挂钩”等配套政策,要求在财政转移支付中考虑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探索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破解城市在落户放开后的要素保障、资源供给。

  “所以说,发改委落户政策放开只是破了题,各大城市能否营造更有吸引力的生活环境,配套更加均等化的公共服务,以及更大力度地推进城乡统筹,才是答好这份城市化考卷、赢得城市化竞争的关键。” 邹农俭说。

非遗江苏
人文江苏
出行指南针
智慧江苏